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师父总是太无情 > 第三回 巧逢黑狗
    照完了镜子,我便被人妖那厮从殿中给“请”了出来。

    腹中空空,饥肠辘辘,两眼发黑,脚下发虚,我一步一个趔趄的晃悠着,也不知晃悠了多久,眼前忽然出现了四四方方一个小茅屋,我抬起狗爪犹豫几番便推门而入。

    这茅屋颇小巧,高度只略比我身量大上些许,可茅屋内却是床铺被褥一应俱全,我掀开被子躺了上去,只觉得身侧有一物,毛茸茸暖烘烘,想来是个毛皮垫子,靠着简直不要太舒服,如此便也一夜好梦。

    也不知睡了多久,耳边忽地响起了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来。

    “白白,小白白!太阳都要晒屁股了,该起床了!”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了手中正啃着的那条香喷喷的卤鸡腿,懒洋洋睁开了眼,可甫一睁眼竟对上了另外一双眼睛,忽闪着,挺水灵的,正眨巴眨巴兴致勃勃的瞧着我。

    我想打量一番瞅瞅他是谁,可甫一低头,鼻子却碰上了一个湿哒哒的小物件儿,仔细一瞧,竟是个黑黑湿湿的狗鼻子。

    “狗!”

    诚然,我想惊呼的是上面那个字儿,可嘴里喊出来的却是:“汪!汪汪!”

    此时,我方意识到,自己着实没必要如此大惊小怪。

    “白白!小白白!你怎的如此一惊一乍,你这样,老夫我可是好桑心的呦!再怎么说,犬界第一美男的桂冠,老夫我也曾蝉联多年,虽说如今美男迟暮蓝颜不再,可小白白你还是不要如此戳心,好不啦?”只见面前一条油光水滑的小黑狗声情并茂说着话,画风甚是诡异。

    我哽了哽,他以为我想说话,“莫方莫方!有什么话慢慢讲来!”他说着便想伸出爪子握住我,可刚要抽爪,却又抬眼一笑道:“不过,老夫这爪子你还亲不啦?”

    我低头一瞧,却见两只白白的小狗爪正按着一只黑黑的小狗爪,那黑爪看上去湿漉漉的,难道……那条卤鸡腿……想到此,我脑袋上默默垂下几条黑线。

    一想到那香喷喷的卤鸡腿,我那肚子立刻“咕噜”一声,那叫一个响亮。

    “我明白了!”黑狗立刻作了悟状道,“小白白定然是饿了!”

    “说来,我们也该起床用膳了!”黑狗说着便拿爪子将我同他共用的那床被子掀开,转头瞅着一脸讶然的我笑道:“小白白,昨夜,咱俩可是同衾共枕了,放心,老夫我可没把你当作露水姻缘,定然是要对你负责的!”

    出了狗屋,那黑狗便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玄衣少年,只见少年面容清俊神采奕奕,只是那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髻间错落夹杂了几绺白发,倒平添了几分不羁洒脱的韵味。

    他屈身将我抱在怀中,笑眯眯问道:“小白白,早餐你想吃什么呀?猪骨头,牛骨头,还是鱼骨头呢?”

    我听了立刻使劲儿的摇了摇头。

    “那,鸭骨头、鹅骨头可好?”黑狗沉思半晌,低下头来,堆起一脸笑,颇认真问道。

    见我更剧烈的摇了摇头,黑狗便皱眉道:“这也不合口味?那……”只见他拿爪子仰头挠了半晌下巴尖儿,又道:“那,羊骨头、驴骨头,何如?”

    怎么还是骨头?拜托啊大哥,能不能换个思路?!

    我正耷拉着脑袋,一脸生无可恋状,忽地,眼前扑棱棱飞过某物什,定睛一看,竟是一只肥硕的大公鸡,我立刻抖了一激灵,狗嘴里很不争气的流下许多哈喇子来。

    黑狗那厮见我如此,立刻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道:“原来,我们家小白白是想吃鸡骨头啊!”

    我倒!脑子里只有骨头,果然是只正宗的老狗啊!

    “莫急!莫急!不就是把鸡骨头吗?容易,这个容易!”黑狗见那大公鸡转眼已不见了踪影,便朝前方拐角处匆匆闪过的一个人影招招手道:“喂!哎喂!你过来!”

    “师尊?师尊可是在叫我?”半晌,方见拐角处探出个脑袋来,却是个胖乎乎的小道士。

    师尊?听得这两个字,我的小身子登时一抖,莫非这师尊二字指得竟是黑狗?!如此一想,我这心里顿感喜滋滋的,刚刚走出玉衡山,我便能和一位尊者攀上交情,看来我果真是时来运转了。

    “不叫你叫谁?你瞅瞅这里除了你我还有别的喘气儿的吗?”黑狗一脸威严道。

    听得这话,我额上登时垂下几条黑线,说好的尊者范儿呢。

    “没有!”那胖道士亦很认真的响亮答道。

    当是时,我正打算抬爪抹去额上黑线,可还未及触碰,那黑线却忽地拉长了几分,遮了我一脸。

    只见小胖道士眼睛滴溜溜四处瞧了瞧,方收回视线一脸尿急状的问道,“不知师尊叫我所为何事?”

    “此处可有鸡?”黑狗清了清嗓子问。

    “鸡?”小胖道士听得这话,登时眼睛一亮,“弟子正要问问师尊这鸡……”

    然而,他的话尚未说完,却忽听得“叮铃铃”一声响,黑狗顿时眉头一皱,抬起手腕瞧了瞧,又在身上摸了摸,口中喃喃自语道,“没有?奇了?难道这珠子他自己个儿长腿跑了?不对不对,刚还听到响声来着!”忽而又似有些不自信,便抬头朝那小道士问道:“你听见了吗?”

    “师尊您可是在找通犀御闻珠?”小胖道士点点头怯怯道。

    “你咋知道?你瞅见了?”黑狗一脸惊喜问道。

    小胖道士弱弱点点头,抬手指了指黑狗的鞋,“想必应该是在那儿!”

    黑狗低头一瞧,却见他左脚一只玄色宫缎便鞋正闪耀着阵阵七彩霞光,见那霞光依然一闪一闪的很是晃眼,黑狗索性往地上一坐,把鞋脱下,在那鞋帮处狠狠一按便大声道:“我说若渊你损不损哪?这珠子放哪不好,放我鞋里?噗,真他娘的臭!”黑狗刚说一句便连忙将脸扭开,我亦甩甩尾巴跑出几步抬爪将鼻子捂住。

    “若不放鞋里,您又该丢了,这通犀御闻珠可金贵得很,不瞒您说,这些日子,天界魔界的人见天儿的找我,价钱随便我开,只要能定到货,他们多少钱都愿意出,咱们希贤宫最近又收了几百位道学生,几千口子人等着吃饭,正缺钱花呢,您倒好,不到一个月就丢了三回……”听得黑狗那鞋子里竟有人说话,我心下好奇,便忍不住过去瞅了瞅,却见那鞋子里黑魆魆的,瞅了半天,竟也没瞧见个人。

    “得得得,多少钱,我出不就是了!”黑狗的脸扭作一条苦瓜很是不耐的道。

    “我呀,正想跟您说这个事儿呢……”

    “嘶……”黑狗一听顿时呲牙低声道:“好你个若渊,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竟还跟你师父我要钱,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说着还举起手来作挥拳状。

    “哈哈,师父莫急嘛,您哪儿有钱啊,这个弟子知道……”

    “嘶,还真是欠揍!”黑狗听得这话立刻瞅了瞅眼前的胖道士,红了红脸呲牙道。

    “好好好,咱们说正事儿,您旁边有人吗?”对方突然压低了声音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黑狗眉头一皱,很是不耐的说道。

    “恐怕您还得出趟货……”

    “出……出货?”却见黑狗眉心一抖,眼睛瞪了老大,继而又抬眼瞅了瞅眼前的小胖道士,忽地大声吼道:“我说你怎么还杵在这?走走走,赶紧走!”

    见黑狗毫不客气地赶人,那小道急道:“不是……师尊……我还想问您那鸡……”

    “鸡鸡鸡,还鸡把说鸡,再说鸡信不信我抽你!”见黑狗举手作势要打他,小胖道士忙不迭的扭头便跑了。

    “好了好了,我说你以后不要在珠子里说这事儿了,你现在赶紧给我到重阳阁,老夫这就回去!”黑狗端着那鞋子朝着鞋口大喊了一句,说完还忍不住拿手扇了扇鼻子。

    很快,黑狗便抬手朝天边招了块祥云,将我抱于怀中腾云而上,不过须臾,便到得一处巍峨殿宇之外,我抬头一瞧,只见上方写着三个遒劲大字,重阳阁。

    “师尊回来了?!”却见两名道童忙忙迎上前来。

    “若渊到了吗?”黑狗步履生风直往阁内走去,眼也不抬的问道。

    “还没!”道童如实回道。

    “整日拖拖拉拉的,不成个体统!”黑狗一脸不悦,说着便一屁股坐在了一张软榻之上,甫一落座,却似忽地想起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来,起身惊道:“糟了!糟了!完了!完了!杜松、杜衡,你们俩赶快去一趟犬屋!”

    “犬屋?”

    “不……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黑狗见杜松、杜衡皆抬起眼瞅着他,便急忙催促道。

    “不知师尊差遣我二人前去所为何事?”其中一位道童问道。

    “还能有何事,那犬屋附近有条小狗,你们赶紧给老夫找回来,万一去晚了,被妖怪给吃了可怎么办?”

    听得这话,我眉头一皱,心道,想不到那里竟还有一条狗?我怎得竟没瞧见。

    却见两位道童先是将我一瞅,再面面相觑半晌,方问黑狗道:“莫非师尊要寻的是条颇俊俏可爱的小白狗?”

    “是啊,你们怎晓得?”黑狗奇道。

    两位道童干干一笑,齐刷刷抬手指向了我,我不禁讶然。

    黑狗低头瞅了瞅臂弯处,登时哭道:“我说小白白,你咋回来也不跟老夫招呼一声啊,害老夫好找……”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