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那是一片仙云 > 第69章 打赌
    芒砀山连绵悠远,按照东域上人类的分类,基本上可以从西到东依次分为‘笾豆带’、‘启予带’、‘大岳带’和终始之地。

    最外层的笾豆带分布的基本上都是二境和三境妖兽,偶尔也会有四境通天妖兽出没,肆意掠杀到此探险的人类。

    太古荒兽与大岳遗种是芒砀山中最为凶险的存在,但至今只流传于东域的恐怖怪谈之中,从来也没有人类见到过他们的真身,传说见到他们的人族连灵魂都会被吞噬,以至无法转生。

    对于这些绝世凶兽来说,血脉传承是唯一重要的事情,而他们对于孩子最好的培养就是放任,因此,在他们的小兽还未进入成熟期之前,都会被流放到笾豆带中独自生长。

    这也是笾豆带中的最大凶险!

    ‘笾豆’二字,象征着人类的一切礼仪之事,孔子曾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人族从中取出‘笾豆’二字,用以告诫人类到了这里便是迈入芒砀的第一步,不存敬畏之心,不行礼仪之举,即便进入芒砀山,也难以活着生还。

    笾豆带是告诫之带。

    再向东深入的芒砀山第二层区域是‘启予带’,亦取自论语中“启予足!启予手!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之文。

    ‘启’是看的意思,警戒人类到此必须正视自身,怀临渊之心,莫行不轨之事,方能活着到达‘启予带’。

    青龙学院就坐落于启予带的最外层,在这里,三境妖兽遍地都是,四境妖兽横行无忌,偶尔也会有接近成熟期的大岳遗种出没,被后者遇见的人类,即便是青龙学院的老师,都难逃一死!

    至于更深一层的‘大岳带’,那就只有五百多年前的天志骑士团曾有幸踏足过,但从那里逃出生天的人,对其中的情况都报以缄默,闭口不谈,直至死去都未曾说出其中的些许情况。

    因此,便也没有流传出什么有关的传说怪谈,供人类茶余饭后吓唬熊孩子使用。

    “以上只是妖兽的情况,这还没有涉及到芒砀禁制呢!”生物男孩看着身边一脸呆滞的墨凡,笑了笑,故作神秘地说道。

    他方才与这墨发小子聊的投缘,便对后者进行了一番关于芒砀传说的科普,见对方听完之后已是吓得合不拢嘴,不禁感到有些飘飘然,自得地慨叹道:

    “生活和自然才是世界的主人,人类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份子罢了,在芒砀这里,感受自我的渺小和无知吧!”

    墨凡悄悄擦了擦口水,点头道:“是这个道理,元兄高见。”

    神物男孩全名叫元十八,是个很好记的名字,听男孩自己说,是他出生那天姐姐刚好十八岁要嫁人了,父母舍不得,便给新出生的他起了一个‘元十八’的名字,用来纪念出嫁的姐姐。

    元十八今年九岁,不用想就知道他在家里生活的这九年是如何过来的。每日都被当做姐姐的替代品,甚至曾被父母逼着穿过无数次的女装,因此也造就了他极为的厌恶人类,尤其是厌恶女性的性格。

    但不得不说,元十八长得很有女性美。

    他很厌恶这一点,所以谈吐愈发粗豪。

    ……

    在笾豆带中足足走了一个晚上,风雨越来越大,孩子们都累得筋疲力尽,但是前方山岭重重,一眼望不到尽头,根本不知道距离炎惑校区还有多远。

    已经一天没有休息的学生们身体早就罢了工,大多互相搀扶着,在泥土中一脚深一脚浅地前进,有的富家子弟已经累得呼唤出了召唤兽,作为代步工具前行。

    所幸山林间极为宽敞,青龙学院似乎和芒砀妖兽之间签订了某种协议,一路走来都保持着两方互不打扰的平衡,这才让得这些肉质鲜美的召唤兽们得以行走在芒砀之中,而没有被本土妖兽们生吞活剥。

    东域之上,召唤师、伴生师以及驯兽师,被称为大陆三大不要脸职业,打架全靠吼,站在妖兽后面挥挥手疯狂加状态就行,再不济的情况,也可以呼唤出十数只妖兽断后,自己逃命。

    因此三大职业的伤亡率一直保持在大陆最低,与此同时,就业率也是持续走低,因为大陆之上,很少有人愿意雇佣这种职业的选手,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种职业偏见。

    但此时,许多孩子们却真心地羡慕起这些买得起召唤兽的富家子弟,恨不得自己现在便化身驯兽师,号令百兽轮流驮着自己前进。

    墨凡从黑塔中捞出了一只科莫多巨蜥,这是他在分班测验中最后捕到的一只二境魔兽,流线型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感的四肢,庞大而具有震慑力的蜥头,一经召唤出来,便惊得场中孩童四散着逃开,都以为是什么时候有芒砀妖兽潜入到了队伍之中!

    “我去,那是什么,二境魔兽吗?一比之下我的大耳猪就像个食物一样……”一个穿着宫锦织造衣服的男孩,坐在一头硕大无比的巨猪上,在后者短粗的四肢带动下匍匐着前进,看到了墨凡的巨蜥之后,男孩艳羡地叫了起来。

    “小哥哥,能不能带带我们呀?”

    墨凡还没说话,科莫多巨蜥却像是感觉到了众人的恭维一般,张大巨嘴吸进了一口芒砀空气,仰起大头便要怒吼,以显示一下自己的王霸之气,只是突然,它像是感觉到了嗓子里的空气有些不对劲一般,疑惑地偏头看了看周围的景色,登时急顿身影,跪倒在地,两腿撅着地面,疯狂刨土,再也不肯前进一步!

    被惯性甩飞在空中的墨凡顿时有了要杀蜥的心。

    “这个没用的丢人玩意…!”

    一旁,元十八见状笑了笑,出言道:“二境魔兽灵智更高,能隐隐感受到芒砀山的威压,不怪它不走,这个魔兽放在平时很不错,但在这里却却是没什么用了。”

    “唉。”墨凡叹了口气,收起科莫多巨蜥,重新打起了自己行走的光棍生活。

    “哈哈,本世子就说他傻,你们还不信?真当大家都没有二境召唤兽吗?一个小平民还在那里炫富!”

    旁边传来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冷笑声。

    墨凡想了想,决定新仇旧仇一起算,他走向了那位传说中的楚国鉴阳侯世子殿下。

    许多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都惊讶地看向了这边。

    墨凡想的很明白,如果不是自己的一境魔兽都被黑塔按了下来准备小晋阶,如果不是一条魔兽蛇实在没有办法骑出去,骑着走也有辱风化,当然,最重要的是如果当初世子没有把元十八逼到人群最外的话,他也许都不会动手。

    但是说白了,他现在是云墨凡。

    这里离长安很远,但在所有人类国度中离齐国最近,他不需要忍。

    “你想干嘛?凭着你那斗者二星的修为,还想表演一下不成?”常乐连看都没有看闷头走过来的男孩,在他看来,无论身世还是修为,他周围的百余人里,无一人是对手。

    他已觉岸,虽然有着天材地宝的堆积,但他终究觉岸,并且衍生出了道种。

    “停下来吧,墨凡,你打不过他的。”元十八拉住了墨凡,眼中有火气涌动,却压抑着没有向世子出手,低声道,“他是觉岸境!”

    “哈哈,亏你还能看得出来。不过还是两个废物,一个蠢,一个怂,摞在一起也不够瞧的!”

    世子手中出现了一道雷光。

    他竟然还有着不俗的斗气修为,而且还是五大进阶属性中的雷属性!

    “不过我也不是欺负人的主,现在在芒砀山中行路,我也不可能对你们俩出手,不过,我想和你们打几个赌。”

    世子看着墨凡,嘴角咧上了一抹冷笑,道:“第一个赌是到了炎惑校区,你们可以一起向我申请擂台战,当然,生死战也完全无妨,而且我破例只用斗气对付你们两个,前提是双方都不使用召唤兽……”

    “可不要以为我害怕你那杂种蜥蜴,”常乐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因为这第二个赌,就是双方各出两只召唤兽,一个一境的,一个二境的,来捉对厮杀一番,直到死去……”

    “哈哈哈哈,多么血腥,何等有趣?!”

    常乐真如鉴阳侯取的名字一般,乐了很久。

    良久,他才止住笑道:“不过你们估计也就那一只二境魔兽,有点欺负你们,对不起哦!”

    他嘴上说着对不起,言谈之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歉意,只有满满的冰冷嘲讽。

    元十八眼中怒气升腾,紧抿着嘴唇,正要屈辱地说‘我不答应’,旁边的男孩却一挥手把他揽到了身后,童音扬声道:“如此甚好,三局两胜,我应下了,赌注怎么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