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小兔叽的报恩记 > 第二十四章
    “大哥。”宋轩上前第一件事就是替宋廉把脉,宋廉不知道为何有些疏远他,手一避,反而伸向了白落落:“你过来。”

    白落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迟疑的挪步到宋廉身旁,宋廉低声耳语:“你怎么在这里?”

    白落落瞳孔睁大,激动得直接握住了宋廉的手,宋轩在一旁将白落落直接拉开,青白着脸开口:“大哥伤势未愈,你小心些。”

    白落落觉得宋轩有些小题大做,她就算将宋廉的手,不,就算将赵清风的手握得再紧,这也同他身上的伤没有什么关系的。

    “赵……你身体可还有哪里不舒服?”白落落一想到眼前的人会是赵清风,顿时担心的绕着一圈查看,宋轩也不明白原本与宋廉并不亲近的白落落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的关怀备至,似乎若不是他还在这里,白落落就会把宋廉衣服扒下来再看一遍一样。

    “先回去吧。”宋廉端着架子的样子让白落落强忍着笑意应了下来,宋轩深深看了一眼宋廉,便跟上白落落的步伐走了,白落落走路蹦蹦跳跳的心情格外愉悦,这是宋轩头一回看到她喜笑颜开的模样,明明这是件好事,但不知为何他心里隐隐总是有些不安,于是加快步伐拉住了白落落,见白落落喜上眉梢的模样忍不住刻薄道:“不是说要等你夫君么,为何又无端要去招惹我大哥,你明知我与你如今的关系……”

    “我与你是假装的夫妻,我知道我知道的。”白落落拍拍宋轩的手又一蹦一跳的走了,现在宋轩哪怕是直接说白落落招蜂引蝶她白落落也会笑着拍着他说“是的是的”,毕竟知道赵清风不是那个小屁孩,自然是天高气爽好心情了。

    白落落知道半夜赵清风肯定会过来找她,于是早早的捣鼓了自己的这张脸,等门一开就一蹦蹦到赵清风的怀里委屈巴巴:“赵清风你知不知道我还以为自己当了你的娘了,我还想要是等到你长大,我岂不是就要老死在这幻境里了?”

    “那的确是我。”赵清风抱着白落落到了椅子上才将她放了下来,许是用着宋廉的身子,赵清风也不愿意白落落多亲近自己:“这里是我的幻境?”

    “我也觉着奇怪,赵清风你心里的魔障究竟是什么呢?”白落落撑着下巴有些不解:“为什么你会入了宋廉的身体里面?”

    赵清风总喜欢把事情闷在心里,白落落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点,于是闷闷不乐的趴着嘀咕:“我如今好说也算你半个娘亲不是?”

    “是啊,不过一会儿不见,你就成了他人的夫人了。”赵清风说这话酸溜溜的,白落落哼了一声也学着他的模样不做声,赵清风知道白落落在同她生闷气,伸手便揉了揉她的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既然是我的幻境,我便知道心结在哪,便也能破了魔障。”

    “我知道。”白落落眨眼有些担忧,就是因为如此,她才想与赵清风一同面对:“可你如今不是一个人,我与你是夫妻,事事应当是一起承担才是。”

    赵清风的神情一愣,转而又释怀一笑:“我以为你会因为落娘而一直记恨着我。”

    白落落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适,但她更愿意去相信赵清风一定是真真正正的喜欢着落娘的,也更愿意去相信赵清风不会真正的伤害落娘。

    “你如今应该也知道,我原本是姓宋。”赵清风回忆着往事,大致白落落也是知道了一些,只是与幻境不同,宋轩是在雪地里捡的赵清风,后收养一同带回了宋府,据赵清风所言,再过一年,宋轩就会因病而亡,因此赵清风被宋廉照料,成为日后宋府暗地里放在朝廷的一颗棋子。

    “你的心结难道是因为宋轩?”白落落蹙着眉头,若真是如此,那宋轩就不能病死了,依着宋轩的性子,他断然是不会允许宋廉将赵清风作为一枚棋子摆动的。

    “嘘。”赵清风眼睛一眯,加上这是宋廉的身子,若非白落落知道眼前的人究竟是谁,只怕她也会误认为这个人真的就是宋廉。

    白落落这才发现,赵清风骨子里其实还是遗留了宋廉的狠戾。

    “白落落。”门外忽然响起宋轩的声音,白落落不知道为什么宋轩这个时候会过来,便压低了嗓子回道:“你怎么来了?”

    “我大哥是有婚约在身的。”宋轩莫名其妙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白落落尴尬的笑了笑,赵清风似乎对宋轩带有很大的尊重,说起他来连语气都有些温柔:“义父曾经幼时曾心悦过一个女子,但那女子因得了重病无人可以医治便早早的消香玉陨,所以后来才隐居了深山学医救人。”

    “可他从未说过这事,莫不是你的心结里下意识的便不希望他会经历这样的痛苦,所以我才会莫名其妙留在了宋府当起了少夫人?”白落落越想越有道理,赵清风也没有否认,只是脸色有些不大好:“我并不知会发生这样的事。”

    “赵清风啊,你真是……”白落落又气又恼,但是赵清风也说的没错,这毕竟是他的心结,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心结也会成为幻境将他们困在这里呢?

    到了半夜赵清风才离开,白落落一宿没能睡好,第二日天一亮就去找了宋轩,宋轩也是吓了一跳,还来不及问怎么回事就被白落落拉着出了府到了街上连去了好几个医馆把脉,宋轩被白落落的举动弄的一头雾水,按道理说真要看大夫也是他大哥才对,可白落落似乎觉着他比他大哥病的更严重,心里虽疑惑,但看着白落落这样劳心劳肺的,宋轩心里竟还是生出几分异样的心思。

    “日后每隔上十天你便找大夫给自己把把脉,知不知道?”白落落叉着腰,宋轩一乐:“我本就是个大夫。”

    “大夫难自医。”白落落说完就又拉着宋轩去了另外一家医馆把脉,宋轩永远都记得那天阳光明媚,照的白落落的脸也是明媚如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