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诸仙黄昏 > 卷一 人情冷暖各自知 第十三章死亡三重博天命 冲冠一怒为红颜3
    江山缓缓收回身子,漆黑双目紧盯着倒地的林天,他可不认为,林天就这么败了。

    众目之下,只见林天伸手往嘴上一抹,竟是又站了起来!

    双眼之中,阴怒森寒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坚毅和决绝。

    烈日当头,汗珠潸然,林天扑腾的心脏逐渐平缓,鹰目盯着十丈之外的江山,随后,竟是在众人的错愕之中,缓缓闭上。

    看着如此模样的林天,一股不安,在江山心头炸响。

    玉竹峰顶,也在林天的闭目下,缓缓沉静了下来,凉风侵袭而过,卷起地上的枯叶泥渍,形成大大小小的风卷,徘徊在广场周围。

    林天缓缓张开,头颅微微倾仰,好似在面迎这一场大风一般,片刻过后,只见林天摊开的双掌缓缓握拳,一股较为之前更为浑厚的灵气,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猛然间,爆张起来。

    台阶之上,太虚真人三人也是紧盯着演武场上的林天,虚无真人眉头微不可擦的皱了皱眉,低声道:“莫不是,林天已经突破了筑基三阶,跨入了筑基四阶不成?”

    太虚真人看了一会,便含笑了起来,点头称赞道:“你我都到了这般境界,自是一眼便能看出啊,这林天,当真是块璞玉!”

    无需真人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心中一股不安油然而生。

    太虚知晓无需所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师弟无需担心,如若江山败了,我逍遥,也不乏一块璞玉啊,好生栽培于他,将来也定当会有一番建树。”

    见两位师兄谈论,风尊倒是插不上话,在看向江山此时表现出来的心境之时,满头白发的她,却是轻轻点了点,其味不知。

    众人谈论之际,林天周身散发出来的灵气,也是愈发的浑厚起来,股股灵气交织在周身,好似蛟龙遨游天宇一般,在灼灼烈日下,赤红耀眼。

    片刻,狂风渐息,平白光玉的广场,已是被之前卷起的枯叶泥渍染得残破不堪。

    灵气温润过后,林天好似脱胎换骨,嘴角的血迹已是消失不见,蓬乱的发髻也变得乌黑光滑,悬顶烈日之下,一身素白华服器宇轩昂的立在演武场之上。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江山缓缓吐口浊气,之前的交战,已是付出十之八九的力量,可不曾想到,林天,却是掩藏了实力,筑基四阶啊,对于昨晚才筑基一阶的他来说,这必定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道法鸿沟!

    筑基前三阶为筑基小成境,四五六阶为筑基大成境,七八九阶为筑基巅峰境,三阶到四阶一阶之差,却是小成境与大成境的分水岭,想要突破至大成境,不止需要努力刻苦的修炼,更需要天时地利的机缘。

    漆黑如墨的双瞳在看向演武场下的殷紫月之时,已是温润如镜,看着场下红唇紧咬的她,江山心头莫名的生出一丝暖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师姐,你既不喜林天,那我江山,定为你请命!

    不忍看到殷紫月梨花带雨,江山不舍的收回目光,再度看向阴森冰寒的林天时,一股无形的压力蔓至全身。

    “你输了,下逍遥,离开月儿。”林天没有了之前的自傲,此时此刻,已经真真正正的将江山看做了对手,话语冰冷却是毫无嘲意。

    对手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将你视作对手。

    偶有鹤鸣传来,蔚蓝如洗的天际浮山翩然起舞,一声声瀑布的轰鸣至天宇上的浮山传来,如是战场上的战鼓,鼓心励魄。

    江山眼中已无淡然之色,面无情色的伸出右手,作了个请的动作。

    林天淡然的看了一眼江山,几缕发丝随风飘动,道:“多说无益,接下来,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称作力量!”

    话音还未落地林天便是一声怒吼,宛若山中猛虎仰天长啸,只见得他双臂摊开,股股灵气如是蛟龙遨游在周身,一副霸王气魄,铮圆的双目激射向江山,瞬间遨游在周身的灵气便是化作光盾,如将军战甲一般披在身上。

    林天将筑基三阶的力量展现得淋漓尽致,只是一个瞬间,身披火红灵气战甲的他便是来到江山跟前。

    早已经做好准备的江山,只见演武场上一道火红光影一闪即逝,双目登时大睁,脚掌猛然一蹬,身子如脱弓箭矢向后仰射出去,躲开了林天的第一攻击。

    双脚刚欲落地,转眼间,林天的火红身影却是紧随其后,手臂如刑人挥舞的长鞭,径直朝着江山腹部鞭挞而去。

    看着瞬间即至的火红手臂,江山瞳孔紧缩,还未站稳脚根的他赶紧将体内所有灵气都运用起来,化作一道幽蓝色灵气屏障,与那猛然甩来的臂膀撞在一起。

    砰!

    一声闷响,江山的灵气屏障在林天如虎的攻势下,如同窗纸脆弱不堪,瞬间便被击破。

    噗!

    吐血之声在演武场上传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躺于地下的却换作了江山。

    一道血迹洒落在棕红的演武场红毯上,鲜红更甚。

    遭重一击,江山被击退了足足百步,还未待众人回过神来,匍匐于地的江山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又是自口中喷了出来。

    嘶~

    广场之上,纷纷被林天所展的实力震撼。

    一道修长优美的身躯,在江山倒下之际,已是泪眼婆娑眼神呆滞。

    议论云云不觉于耳,偶有几声女性柔声,却也是叹息尔尔。

    吾不知何为年少轻狂,吾只知何为胜者为王,这,便是神州浩土上的法则。

    晕眩之感至脑海传开,烈日照耀下,江山已是看不清周围一切,只觉有黑影在眼帘漂浮闪动却是不识任何一物。

    喘息之声使胸脯上下起伏,豆大的汗珠如雨洗面,撕裂的疼痛在腰间不停撕咬,江山伸手按住被击打的那处部位,一大口凉气顿时吸入口中,疼得吱呀咧嘴。

    看着狼狈不堪匍匐于地的江山,林天嘴角,终是露出一丝冷笑,转眼看向演武场下那道孤独的孱弱身躯,见她泪眼婆娑的呆在原地,此情景再次激起了林天心中的寒意,待看向江山之时,微眯的双眼已是戾气横生。

    江山忍受着腰间的疼痛极速运转逍遥诀,道道灵气狂涌入体,蜂拥而至的滋养着那处受伤的筋骨,江山不得怠慢,任由嘴角的血丝流出,当下便是盘腿打座起来。

    见江山这般模样,林天轻哼一声,冷笑道:“如此模样,如同末道穷寇不堪一击,我便让你装神弄鬼一番又是如何?哼,可笑,可怜。”

    演武场上,一站一座的两人,使玉竹峰再次沉静了下来。

    微风清扬拂面,好似春季柳枝让人心生复苏之感,一炷香的时间,也在这般沉静的天空中悄然流逝。

    嘴角的血迹尚未完全干竭,烈日下的凉风吹动着垂眼的发丝,露出那双青光闪动人的双眸,江山缓缓站起身子看向演武场下的那道纤纤身躯,笑意漾然的点点头。当再度看向林天之时,笑意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副意气风发模样。

    见江山如此,林天轻哼一声,取笑道:“哦?这般快,我以为,至少要在这等个三年五载呢。”

    闻言,江山倒是一脸淡然的道:“三年五载对你来说太短,于我而言却是漫长至极。”

    江山如此说道分明就是想表明,对于你林天来说,三年五载才能提升一阶修为,而他自己却是不同。

    听出了江山话里的暗讽,又是一声轻哼,怒道:“三年五载?那我便杀了你!”

    林天浑身灵气再次暴涨开来,握于腰间的双拳犹如熊熊烈火,其阵势让得台下不少人不暗自乍舌。

    瞬间,一道火红身影在演武场上激射而出,宛如天际流星,向江山奔袭眨眼将至。

    江山不敢丝毫大意,毕竟林天乃是筑基大成境,与他足足相差了一个境界。

    逍遥诀早已在手中运起,掌心处两点火焰如同晚间烛火,小却极盛。

    两朵幽蓝焰火跳动不停,如有人仔细观看,此时江山的掌心各个经脉纹络,已经被蓝色焰火灼烧得通红,如同冶炉内的铁石。

    江山并未觉得不适,当掌心火红达到极致之时,反而神情为之一振。

    “修为上此时与你相差一个境界,唯有在功法上下功夫,便让你尝尝这逍遥坠的力量吧!”

    “逍遥坠,六坠无量七坠定乾坤!”

    江山双瞳猛缩,紧紧地盯着那道直击而来的火红身影,身子缓缓下沉,右脚微微张开跨出马步姿态,双手也是缓缓摊开,左右一上一下的在身前画个半圆。

    火红的手掌灼烧着身前的一片空气,随着手掌的变动,竟是在空中留下一道半圆的弧线,随着江山手掌的扣拉,最后,竟是真真正正的在空中形成了一副太极阴阳图!

    江山机具柔性的划动着身子,林天如虎的攻击也随之到来。

    “装神龙鬼!”

    “青龙·灭!”

    林天一爆喝,全身灵气奔涌而出,全部运转到右臂之上,硕大的右臂在烈日下灼灼生辉,仿如孤傲的猛虎,对猎物进行最后的致命一击,气势如虹。

    与此同时,江山在画出太极阴阳图之时,双掌猛然收回,随后手腕一震,竟是用手背,狠狠的击打在太极阴阳图之上,顿时,那副在空中的图案,便是朝着林天激射而去。

    江山没有多作停留,在图案激射出去之时,脚掌猛然一踏,一股反震之力顿时将他的身子弹射而起,跃至半空。

    右手拳头紧握,一道灵气护盾幽光轻闪的将拳头包裹住,瞬间,紧随着激射而出的太极图案朝着林天,如战斧劈砍雷霆万钧般轰砸而去。

    见江山敢于他应碰,林天冷笑,转念之间几乎是将全身的灵气都包裹在右臂之上,与江山凶猛的攻击迎合在一起。

    咔擦~

    几声脆响,太极阴阳图在吸收了第一波攻势之后,如镜碎一般破裂开来,紧接着两拳想撞,纯力的碰撞。

    拳头之上的灵气护盾,也随之破碎,两拳,终是在众人屏息之间,撞在了一起。

    砰砰!

    两声闷响,强有力的碰撞过后,两人都被反震出去,摔落在演武场边缘。

    噗~

    喉咙蠕动,鲜血终是冲破牙关喷洒在红毯之上。

    两人皆是如此。

    江山倒于右侧,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鲜血与汗泪交融在一起,滑至脸畔落在红毯之上。

    林天也是大口的喘息着,牙关咬得脸颊微微颤抖,右手手臂压在红毯上抽搐不停,之前几乎用尽了全身的灵气,使得现在竟是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喉咙发甜,一口鲜血再次从嘴角流出,头颅一斜,竟是昏了过去。

    江山仿佛进入了梦乡,他看见了殷紫月的笑容,听见无需真人呼唤他的名字,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真实。

    身子不可控制的抽搐,特别是右手好似脱臼了一般,梦里殷紫月的唤声愈发焦急起来,江山喘息着狠咽了口吐沫,竟是靠着左手与后背缓缓的蠕动身子,爬了起来。

    见状,广场之上鸦雀无声,众人或许都想知道,这江山,是胜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