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诸仙黄昏 > 卷一 人情冷暖各自知 第四〇章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中原十八洲,飘渺洲主城陵城,灯火通明的宽敞大殿内,左右两侧已是挤满了人,此时大殿之上,一个眉目萧严,身穿无极道袍的中年男子正怒目看向大殿众人。

    此人名为林傲,飘渺洲林家家主,集权力于一身,尽管飘渺洲由五大家族轮流执掌,可如今,如果林家出声反对,只怕另外几大家族也只有屈耳附听。

    而让得林家有如此威严的,正是大殿上那名无形之中都展露王霸之气的中年男子,林傲。

    林傲育有两子,打出生之时便顷尽家族之力予以培养,幸不负恩,二子化却凡身踏上无上正道,为壮家族势力攀附一禺,遂送逍遥。

    二子不负众望,名列前榜,也使得林傲有生之年甚是心悦,对二子更加予以厚望。不料,今夜林家灵阁内,次子灵牌却是突然破碎,中年丧子的林傲突然老却十岁有余,而更甚的,是震怒。

    “提议秘行者斩。”

    “长老阁即刻动身,三日之内若无音讯,斩。”

    林傲站在大殿上,背对众人,仅抛下两句家令便离殿而去。

    当林傲离开之后,大殿内响起一阵哀求与惨叫,想来是之前提议秘密前往不落城之人所发哀嚎。

    而林家的怒火也是在这一声声哀嚎之中,怦然燃烧。

    对于林家的追查已是料到,不过此时,江山却是在前往灵州的路上,即使林家追查到卫兵处,自己也仅筑基期,根本奈何不了死去的金丹境林家长老,想来还有脱身之机。

    想到此处,江山也是终于将捏着的心放了下来。

    “小子,这小妮子莫不是对你有意思不成?”

    江山坐在亚楠的飞毯上闭目凝神,平头哥略带讥笑的神念也是穿至脑海。

    昨日回到不落城城南小院,得知影子宰了那名侍从,平头哥也甩掉那名林天唤作九叔的老者,二人皆是无恙后这才缓下心来。

    将一些丹药递给影子让其独自快速离开鄂州,自己则是让平头哥钻入空间戒指,以免在不落城落下疑心。

    “不会吧。”江山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亚楠眉若银月面似桃花,在加上那纤纤身姿,浑然是个大美人儿,更别说一身修为已是化灵大成境巅峰,岂会看上自己。

    “别误会,亚楠师姐只是出于同门关怀而已,再者说我才十岁,有点...”江山再次否认。

    “切~对你没意思会照顾你一夜?”戒指内传来平头哥的反驳。

    “就是你拜师宴那夜,照顾你的不是殷紫月而是她。”觉江山还是不信,平头哥补充道。

    闻言,江山差点惊得掉下飞毯,浑身都是一哆嗦,难以置信的看着前面闭目的亚楠。

    回想起那一夜,江山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个梦,梦见与殷紫月手拉手的游览在逍遥各处美景之上,不曾想到,陪在身边的却是她。

    “怎么了?”女人的直觉可怕得让人头皮发麻,感觉到身后有异样,亚楠转头看来,见江山满脸写着不敢置信,皱眉柔声问道。

    “没...没什么。”见亚楠转过头来,江山双手靠后撑在飞毯上,犹有一种不敢面对亚楠之意,目光闪躲。

    “御行在灵器上时间过长是有不适,就是我,一直被罡风吹打也会稍有不适。”亚楠撩了撩被罡风吹乱的发丝,旋即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枚丹药递给江山,话音极其柔腻:“这是很常见的丹药,专为御器飞行时使用的,服下后会好受些。”

    亚楠口吐幽兰,一枚暗黑色药丸静静躺在掌心中,一股幽蓝香气扑面而来,不知是药香还是亚楠身体散发的香味。

    “不...不用了师姐。”四目不敢对视,江山不受控制的摆手摇头。

    “张嘴!”见江山脸颊泛红,殊不知是羞意,亚楠误以为是被罡风所伤,语气也是沉重起来。

    见江山乖巧的吞下丹药,亚楠伸手在其脸蛋上轻轻捏了捏,这才怏然笑意的回过头去。

    服下丹药确实好受一些,眼中视线较之前要清晰一点,不过江山却是无心顾及,在平头哥一道道完了完了声中陷入沉睡。

    昨夜差点生死簿上勾了名,不过好在有惊无险安排妥当,平头哥也是体贴人的不在打扰。

    一路远行,不分昼夜,雨时寻处山间避雨,雾时放缓灵器,中原十八洲,算上之前从雪域回逍遥所行,江山也算是走了个大半,间中遇到主城也是停下脚步略作休顿,从不落城出发五日后,江山一行人总算是风尘仆仆的来到灵州。

    百瘴谷在灵州也算是一处凶地,常年瘴气弥漫形成迷阵,入谷稍有不慎便会迷失,时间一长便会染上瘴毒,没有丹药救治只能枯死在谷内。

    枯死还算好,如果自身实力过低,怕是一夜时间仅只剩一堆白骨,故而在灵州,百瘴谷一般仅有散修入之。

    而由于散修人流过多,也是在百瘴谷其下百里,逐渐衍生了一座城池——河阳。

    刚行至河阳城口,等待在城口的一众人便是朝着江山几人拥簇过来。

    “这些都是百瘴谷领客,百瘴谷的入口每日都在变动,哪处瘴气稀薄领客看一眼便知,所以要进入百瘴谷,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领客引路。”南山之前来过,对此自是知晓,也是与几人介绍道。

    “北川你们先行入城,找处客栈落脚,今日天色已晚,只得明日入谷了。”南山对北川说完便自行走向拥簇过来的百瘴谷领客。

    江山没有多想,率先跟着北川入城,柳霸天田书旗稍作停留后,也跟上北川身影。

    “几位客官里边儿请里边请。”刚行至城内一个名叫红尘的客栈楼下,店小二便疾步走来,拿下披在肩上的白色汗巾,弯腰恭敬的请到。

    “几位大人打尖儿还是住店呀?”掌柜的见足足九人来到客栈内,赶紧放下手中算盘大步迎来,如果几位都是住店的话,想来几日时间又是增加不少银钱,脸上的笑意也是不肯放下。

    “先备一桌上好的酒菜,再来九间天字客房。”北川一贯纨绔,不待小二请,自行坐在大厅八仙桌上,将手中金卡拍在桌面,无比大声的道。

    北川此举也是引起了客栈内众食客的注意,众人见状皆是摇头苦笑,亚楠也是附了一句,有钱真好。

    “好勒客官,这就叫后厨给您备酒菜,客房马上给您安排好。”大肚便便的掌柜见北川拍在桌上的金卡两眼放光,当下便招呼伙计。

    “客官一路行车劳顿,请坐请坐。”店小二也非常懂事的拿着汗巾扫扫木凳,招呼几人坐下歇息。

    金钱不管在何时何地,都有着异样的魔力,江山板凳都未坐热,小二便端着几道盘子出来。

    “小二上酒。”

    小二取酒之际,店外却是连着几声叫好,闻声看去,一个九岁乞儿,正两眼放光的盯着摆在江山面前的美味菜肴。

    “好菜岂能无好酒。”乞儿丝毫没有在意众人的异样眼光,眸子全放在桌上的兽腿上,嘴角已是流出了哈喇子。

    店小二将酒坛放在桌上,见正打算进来的乞儿,赶紧上前拦着,恶狠狠的道:“又是你个孔二狗,走走走,搅了几位大人的兴致我可饶不了你!”

    “切~别拿你那假酒来忽弄几位大人。”孔二狗欲进却被拦着,依旧一副定要入内的样子。

    “你瞎说!”见被说成假酒,店小二眼中冒火,不过却是不敢造次,恶狠狠的道:“就你那酒谁敢喝。”

    此话一出,顿惹江山好奇心,什么酒是不敢喝的。

    “几位大人就敢。”孔二狗目光依旧停留在兽腿上,伸手抹了抹嘴角。

    “你那是什么酒?”南山也是好奇,实在安奈不住的问道。

    “大人,这小子专门做那挖坟掘墓之事,他口中的酒便是从墓地里带出来的。”店小二见南山好奇,顿时哭丧着脸。

    “放屁,那是轮回酒,岂是你等白痴能够知晓。”孔二狗从兽腿上收回目光,也是恶狠狠的盯着店小二。

    “酒也轮回么?”同行了五六日,江山是第一次见秦如玉主动开口。

    “拿来一瞧。”见秦如玉感兴趣,闫天石便朝着孔二狗招招手。

    几位大人让孔二狗进来,店小二对着轻哼了一声,只好灰溜溜的进后厨。

    见孔二狗一直盯着兽腿,闫天石将整个盘子都塞到他怀中,轻笑道:“现在可以让我等瞧瞧,你那轮回酒了吧。”

    “呜~可...可以。”孔二狗大口大口的吞着兽肉,含糊不清间伸手在怀中掏了掏,一个淡蓝色酒壶便出现在众人眼中。

    酒壶淡蓝,青白交加,入眼便知是由上等的古玉烧制而成,如将酒壶拿去市坊兜售,换些餐物银钱定不在话下,根本不至于让孔二狗饿成这样。

    酒入青樽香夜粘稠,几声交谈之中,阵阵酒想便飘满整个客栈。

    “好酒!”北川闻此酒香顿时赞不绝口,当下便拿起酒樽准备一饮为快。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黄昏道上无故伴,

    唯有此酒敬轮回。

    孔二狗轻笑一声,缓缓吟唱,最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二狗,这是谁教你的?”冰冷如山的秦如玉再次好奇问道。

    “我爷爷,他说喝酒就要这样。”说完孔二狗不理会众人,又是大口啃了起来。

    孔二狗吟唱还响彻在脑海之中,江山不觉之中有些怅然,问道:“你这酒是从何处寻来?”

    “百瘴谷。”孔二狗吧唧了下嘴巴,看了眼众人,最后神秘一笑:“我爷爷说,百瘴谷原本是一处葬岗,葬岗内尸身化为瘴气,后来才叫百瘴谷。”

    “他还说让我在这千年等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