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诸仙黄昏 > 卷一 人情冷暖各自知 第五九章 佛怒红尘红尘破 山河已冬断山河
    夕阳沉沦,雪花飘落,当昏黄的金光披散在少年的白色貂袍上之时,那幽深的眼底竟是闪动着年迈的沉稳。江山左手背在腰间,伸出右手作了个请的动作,一脸淡笑。

    言炔双眼微微眯起,这逍遥大比在他眼中仅是年末宗门考核,内容也极其简单,这名次于自己而言确是不太重要,如果能够在这将江山解决掉,也算兑了之前林中虎的要求,于言家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沉吟片刻后,言炔也是淡然一笑,伸出右手作了个请的动作,道:“云崖峰,言炔。”

    树欲静而风不止,凛风袭,使得整个密林都呼呼作响,两方人马也都自觉的散到山岭之上,留下整个林间作为江山言炔的战斗场地。

    玉竹峰上,看着玄天镜内的情景一众逍遥弟子也都是窃窃私语起来,就是逍遥风尊、萧伯言等人也都抱有好奇之心,到底谁,才是逍遥人阶真正的翘楚,想来通过这一战便能稍有定论了。

    泛红的灵气缭绕在周身荡起阵阵涟漪,江山手掌猛然间张开来,两团赤红的焰火瞬间扑腾在掌心上,江山眉眼一凝,焰火瞬间化为焰火光幕将整个手掌都包裹住,使得江山整个人看起来稍显神秘。

    “之前侥幸胜得一招半式,今日便让言师兄先出手,三招。”凛风吹起锤额发梢,那双温润如镜的双瞳之内已是闪烁起两团森然焰火,江山站在雪地之中,望向百丈外的言炔,丝毫没有恐惧之心。

    “呵呵,口舌之快尔。”言炔轻哼一声,到了他这般地位,名声何其之珍贵,初次交锋确是有故意之意,今日却是被江山如此说来着实难听,言炔眉眼一冷,沉声道:“受死!”

    言炔伸手临空一握,一道刺耳的破风声瞬间咆哮在山林之间,震落茫茫大雪,一柄闪烁着赤红灵气光芒的长枪被其紧紧握在手中,刹那间,山摇欲坠,在言炔身处的那片的那边虚空之中,竟然是泛起浓稠的灵气涟漪,晶莹的灵气光泽闪烁在虚空之中,缭绕在言炔周身,让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神魔临世,威武而霸道。

    呼~

    言炔血饮枪顺臂一挥,让得虚空都裂出一道风口子来,传来阵阵破风呼啸,枪锋直指百丈外的江山,言炔眉眼一冷,眼中杀意丝毫不加掩饰,他整个人的面目都变得狰狞起来,再看向江山之时候,仰头便是一声怒吼:“佛怒红尘!”

    轰隆~

    一声奔雷自天宇降临,带着灼烧虚空的浓烟直接射入血饮枪之中,也是在此时,血饮枪上的符文在雷电射入的刹那,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衍变起来,片片符文就好似融化在枪身上,而后又重新锻造成新的符文,几吸之后,一颗颗“卍”字符便是闪烁着银白雷光的镶嵌在枪身上,死死银芒在血饮枪内闪动着,看起来血饮枪就好似一个容纳雷电的容器一般,如果释放出来,定是会刺穿天宇。

    当血饮枪再次凝成的刹那,在言炔身后的虚空上,一尊由灵气凝聚出来的模样恐怖的异域佛陀,手握长枪面目狰狞的盯着江山,佛陀出现几吸之后,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自言炔脚下袭来,威压之力如海中浪涛将林间深厚的积雪都吹了个干净,抱大的古树也是轰然倒下,砸出阵阵雪崩。

    佛陀浑身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微动之间,整片虚空都出现丝丝扭曲之迹。

    “佛怒红尘,红尘破!”

    言炔血饮对准江山猛然一指,佛陀便是伸出右手食指点向江山所在的那片虚空。

    如同佛祖临世的佛陀手指在瞳孔之中逐渐放大,江山眼中前所未有的凝重,想不到言炔就是对上冷月,都还是留有后手!

    殷紫月看得虚空中的佛陀之时,双手已是紧紧的握在袖袍之中,整个手掌都滴出了几滴鲜血;萧浩天也是一脸惊恐的后退几步,深怕被其波及。

    “佛怒红尘,言炔的成名绝技!”萧浩天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江山深深的吐口气,双眸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缓缓闭上,虽是凝重,可心中却是无比的平静。

    赤红画笔早已闪烁着血色焰火,江山整个身子极具灵性的游动起来,待得手掌之中灵气达到极致之时,提笔在虚空之中温顺的游动起来。

    “人间忽晚,山河已冬,纵意痕,墨韵生,却是画不出这人间冷暖。”

    “便由我作这断世之人,断山河!”

    画笔猛然一停,一副无尽深渊图便是闪烁着银芒飘然在天宇之上,江山眸子猛然睁开,手指井然有序的恰着手决,随后在胸前正中轻轻一点,一滴精血便是被吐了出来。

    “灵血生灵!”

    “我今日便是要看看,这龙已画好,点睛之后又当有如何威力!”

    “去!”

    江山伸手一挥,精血瞬间映入无尽深渊图内,几声低沉的咆哮瞬间响彻在整个天宇之上,啸声带着沧澜之意,击入耳廓之时浑身为之一震。

    在佛陀手指即将点到之际,江山脚尖踏地,整个身子急速向后掠去,随后双臂一张,虚空中的无尽深渊图瞬间挡在佛陀的手指之前。

    雪势越下越大,为这战斗增添了不少色彩,虚空之中,一个面目狰狞的佛陀一指指在深渊之中,滚滚灵气浪涛自两者之中奔涌向散开,当正是红尘破,断山河!

    几吸之后,江山只觉喉咙一紧,压在身上的压力瞬间加大了几分,使得他单膝跪在地上,面目也是变得有些狰狞起来,举起撑住无尽深渊图的双手也是青筋蠕动,狠狠的抖动起来,他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是举这一座山脉一样。

    “拿着虚幻的破深渊就想挡住我的佛怒红尘?痴人说梦!”

    “佛海无边!”

    言炔握枪的手臂也是狠狠的颤抖起来,再见得江山竟然是能够挡住几吸,也是狠咬牙关,握枪的手臂又是猛然用力,血饮枪的枪锋又是涨了三分,而佛陀在血饮枪枪锋大涨之时变得暴动起来,面目狰狞之时也是怒气稍加,又是猛然用力一戳。

    咔嚓~

    一声虚空破碎的声音在几吸之后,终是从无尽深渊内传来,而后便是见到深渊上出现一丝裂纹。

    “不好!”

    江山心道不好,一口鲜血差点被压得吐了出来,再看向言炔之时,眸子也是多出几分凝重,不成想到言炔确是有这等实力。

    “灵力,给我出来!”

    心底一声怒吼,一直沉寂在体内的那是灵力瞬间射入深渊图里,在有灵力的加持下,破碎的裂纹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而它所散发的光芒,也是愈发的强盛起来,隐隐有压过佛陀的气势。

    “给我吞了它!”

    江山狠狠咬着牙,整个人都变得颤抖起来,脚后跟狠狠的跺在雪地之上,顶着沸腾的鲜血,竟是想缓缓站起来。虚空中僵持佛陀也是随着江山逐渐站起的势态,隐隐有要被深渊吞噬的迹象。

    “给我死!”

    言炔眉眼又是一冷,竟是也想不到方才筑基七阶的江山,却是能够抵挡得住就是化灵境都有些难以抵挡的佛怒红尘,血饮枪之中的雷电全部释放出来,直入佛陀体内,当最后一丝雷电灌入后,佛陀的气势也是瞬间暴涨起来。

    咔嚓~

    嘭~

    无尽深渊终是抵挡不住佛陀,终是破碎开来,在破碎的刹那,一股,灵气爆破在虚空之中,惊起一朵昏黄的蘑菇模样云朵,反震之力将深渊和佛陀都震得细碎。

    气浪袭来,刮起茫茫雪爆,一团黑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急速向后倒射出去,在沉厚的雪地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最后狠狠的砸在山峰的岩石避之中,当雪爆减弱稍能看清模样之后,之见得坚硬的岩壁在几吸之后竟是如同镜子破碎一般,裂出一条条宽大的裂纹来。

    殷紫月早已泪眼婆娑,娇身在凛风之中轻轻颤抖起来,红润唇瓣已是被咬得溢出丝丝血迹。

    这江山终是抵不了言炔一击么?众人都是抱着好奇的心态看向逐渐平息雪爆的沟壑尽头。

    当雪爆安静下来之后,沟壑的尽头,岩壁之下,一道清瘦的身躯低着头单膝跪在地上,双掌插在泥土里,划出两道百丈来的口子来,当最后一片雪花从少年发梢落下之时,少年竟是是缓缓抬起头颅,嘴角带血的扬起一抹弧度。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盖过了凛风的呼啸,所有人都不曾想到,这江山,竟是硬生生抗下了言炔的第一击!

    “下一招!”江山站起身子,伸手往嘴角一抹,再看向言炔之时竟是豪迈的大声畅笑起来。

    PS:四天了,终于出来了,11号恢复,日常两更加补两更,顺便求波推荐收藏票票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