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长仙策 > 第四十章 呆子
    ……

    夜沉水突然色变,喝道:“你这是什么琴曲?”

    言犹未毕,夜沉水抱起应龙瑟连连退却,百忙之中拨弄瑟弦以抵御琴音,可萧彻的琴音却是时而缓慢时而迅疾,又有时会悄然无声,也会突然袭来。

    萧彻拂了拂衣袖,盘膝坐下,双掌疯狂奏琴,琴音铮然大响。

    望着这一幕,惊骇之色爬满了夜沉水的眼球,他骇然道:“不可能,你分明只有搬灵境的实力,为何能奏出这样的琴音?!”

    萧彻笑道:“你再好好听听。”

    说罢,萧彻指尖跳动,裹挟着毁灭之力的琴音风暴自其周身呼啸而出,此刻的他好似一尊帝王,一言可定人之罪,一念可夺人之生。

    这是……俞府境。

    夜沉水忽然暴喝一声,那双漆黑的瞳孔在此刻变得血红无比,无数血丝爬满了他的眼球,原本安详如常的面孔遽然间变得狰狞起来,狠狠的瞪着眼前的萧彻。

    岚杀——

    夜沉水指尖的手法疯狂变换,那所奏出的瑟音也是陡然之间剧烈起来,瑟弦颤抖,音律之声渐渐急促,无数道风暴犹如魔王降临一般朝着萧彻压迫过去。

    直面夜沉水魔神般的瑟音,萧彻十指下的音律也渐渐高亢起来,琴音平稳悠扬,继而短促激烈。

    听他的琴音,就仿佛看到了一位少年仙者,他的琴,掌天下之命脉,控万灵之生死。

    嗤啦——

    龙吟般的琴音席卷,琴道意志俨然散布周天。

    洛慕白和洛汐汐他们五人混战的身影终是渐渐的停滞下来,目光呆凝,洛慕白沉声道:“这是萧彻的琴音?”

    仇南之深深的遥注着萧彻抚琴的身影,唇角有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在浮动着。

    洛汐汐微微展眉,但目中忧色却还未尽数散去,骇然道:“萧彻竟然能胜夜沉水?”

    沐婉儿道:“看来是这样的,他既然敢这样做,就一定有胜的把握。”

    无形无色的音律在虚空中碰撞在一起,“嘣嗤”一声,夜沉水指下的瑟弦已是尽数断裂。

    他的手僵木半空,双目滞钝,很显然,他输了。

    夜沉水满目惊怖,不住的颤声道:“不,不可能……”

    他的声音越说越激动,最后只觉胸口一闷,口中血箭喷出,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衫和身前的这张应龙瑟。

    萧彻跳动的十指不知何时已是回到了他雪白的袖中,然而天穹间的琴音却是弥久不绝,原本高亢的琴音渐渐低沉,不过饶是如此,任谁还都是能够听清楚那低沉琴音之中所潜藏着的雷霆之势。

    他收起洗心古琴,淡淡的遥注着夜沉水。

    夜沉水颓然的看着手边瑟弦尽断的应龙瑟,他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他无法接受。

    可现在瑟弦皆断,他能如何?

    萧彻慢悠悠的道:“没有人生来就该死的,即便是弱者,也有活下去的权利,我可以理解弱者没有资格要求公平,但绝不同意弱者就该死这个道理。”

    说话间,萧彻猛地探身过去,手中青色玉扇如剑锋般朝着夜沉水刺出一剑,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右手的脉门上。

    嗤啦——几缕晶石般的朱红色血串洒出。

    血珠溅玉。

    夜沉水永远都不能弹奏古瑟了。

    做完这些,萧彻转而朝着云巅攀登过去,他的时间已是不多了。

    夜沉水握着右手手腕,紧紧盯着萧彻背影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萧彻头也不回的道:“我不会杀人。”

    他刚走出几步,又顿足道:“还有,若是可能的话,我甚至连伤人都不想伤。”

    夜沉水呆木原地很久,他看看萧彻渐渐远去的身影,又看看手边已是瑟弦皆断的应龙瑟,忽然觉得很可笑。

    他从来没有尊重过萧彻的生命。

    可萧彻反而很尊重他,更尊重那些可能将来死在他夜沉水手中的人。

    否则他的手就不会被废掉。

    ……

    洛慕白沉声道:“夜沉水栽了。”

    仇南之淡淡道:“继续攀云吧,若是保持这种差距,白玄箫终归还是你的。”

    话音刚落,二人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

    沐婉儿和洛汐汐三人刚要出手拦阻,却发现根本赶不上他们二人的身影,而下方,萧彻距离她们还有很远的距离。

    沐婉儿道:“你们先上去吧,我留下来等着他。”

    洛汐汐思忖半刻,道:“婉儿,麻烦你告诉他,我会帮他拿到白玄箫。”

    沐婉儿点点头。

    洛汐汐看向武清瑶,道:“清瑶,我们追上去。”

    言犹未毕,二人闪电般追了上去。

    沐婉儿向着云山下方眺望过去,她能模糊看到萧彻的身影,但伸出手来却是感觉遥不可及。

    萧彻很快赶了上来,轻轻喘气道:“你留下来等我?”

    沐婉儿点头道:“是,洛汐汐让我带给你一句话。”

    萧彻道:“她会助我拿到白玄箫?”

    沐婉儿一愕:“你怎么知道?”

    萧彻没有浪费时间,边登云山边道:“她没有选择,以她的处境只有帮书斋拿到白玄箫才对她最有利。”

    沐婉儿道:“为什么?难道她对白玄箫背后的秘密没有兴趣?”

    萧彻看了她一眼,心想:长得好看的女人果然都很无脑,不过这或许不是什么坏事,若是整个圣洲的女子都像萧红那样,那可能要不了多久圣洲就无人了。

    好在只有一个萧红,妙的是,整个圣洲也只有一个萧彻。

    ——这句话他当然没有说出口。

    萧彻紧接着道:“白玄箫的秘密没有人知道,要参悟这个秘密所需要多长时间更不会有人清楚,所以它不会直接导致玄洛皇朝发生暴乱,但却始终是一个隐患,而白玄箫只有落入书斋之手,才不至于使得局势大动,因为书斋没有理由挑起战端,而且以书斋的立场,也绝不会挑起战端,但岐王,则不然。”

    他歇了一口气,眺望云巅,接着道:“所有人都清楚南溪书斋只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唯独只有岐王和洛王不清楚,也或许他们根本不愿意清楚。”

    沐婉儿凝注着他的双眼,声音忽然变得很温柔,道:“你真的很聪明。”

    萧彻看了她一眼,笑道:“还有呢?”

    沐婉儿神色微变,道:“还有?”

    语声中,她的表情竟似真的有认真沉吟之色,像是在回想着萧彻身上的优点。

    萧彻揶揄道:“其实你现在骂我一句呆子可能会更应景些。”

    沐婉儿眨了眨眼睛:“那样不是显得我更像个呆子吗?”

    萧彻摇头笑了笑。

    然后探出手抓住沐婉儿的皓腕,道:“呆子,我们得加快速度了,否则赶不上了。”

    ……

    天上无月无星。

    这是一个泼墨般的夜。

    云山上的时间流逝速度和仙山上有很大的差别,转眼间萧彻他们已是度过了七个夜晚。

    而此刻的这个夜晚,是七夜中最黑的夜。

    因为黑暗,萧彻拉着沐婉儿的手更用力了几分。

    沐婉儿道:“今天的夜为什么这么黑?”

    萧彻道:“天越黑正是说明天快亮了。”

    又走出没有多久,萧彻沉声道:“我们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前方如墨的黑暗中有着冷冽的寒风呼啸而来,带着刺耳的金铁交鸣声。

    同时还有着断断续续的白光在黑夜中闪烁。

    看起来竟是说不出的诡秘可怖。

    ……

    将近云巅。

    身处凄迷的黑暗中,目力不能远及。

    黑暗中有人冷冷道:“公主,我真的不想跟你动手,你又何必要逼我?”

    洛汐汐的语声中带着一种斩钉截铁的坚定,道:“皇兄,你还是多等一会儿吧。”

    仇南之觉得好笑,心中暗暗道:女人若是难缠起来,真要命。

    黝黯的夜色中,洛慕白的双目遽然平张,这双眼睛就好似白昼下陡然劈下的惊雷,说不出的诡怖。

    洛慕白淡淡道:“对不住了。”

    说话间,一道白光兀自突然一闪,凌凌然直逼洛汐汐而去。

    洛汐汐锐目闪动,出手如风,整个人早已是如倒扯风旗般向后退出三步,继而闪身掠开,与此同时玉手中火红色长鞭闪现而出,‘呛’的一声凤吟,数道鞭影已是湮碎那道白光,直逼洛慕白的面门。

    洛慕白身形错开,朝前奔掠数步,如铁的五指猛地一抓,那柄白光长剑已是又回到了他的手中,长剑挥斩,霍霍剑光如光幕般间不容发,由不得洛汐汐挥出的鞭影探入纤毫。

    一时间,战况胶着。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