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月不许开花 > 第五章:位列仙班
    桃花雨洗净昆仑山的时候,彼时的西王母正在教导青鸟棠西:“……你可知当年我为何非要宴请步霄?”见棠西光听到战神的名字就红了脸,西王母暗恼她不争气,摇头道:“非是想如你所愿,事实却正好相反,你随我多年,我自是不想看你为情所误,他既救你一命,你当面谢过他便两相抵消,此事便该作罢了,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一直不曾点破,你却执迷到如今!”

    情之一事,越是阻拦,越如野火,西王母当初本来是打算叫棠西看看战神那副充满煞气冷漠无情的莽夫样子,好叫她死心,可谁知这战神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在宴席上大出风头!事后棠西表面上风轻云淡,实则情势更一发不可收拾,王母按了按额角,见棠西低着头不说话,一副你说得都对,但我就是不听的样子,遂想了想又苦口婆心道:“你当往年我为何单单不请他来?是因为他来了,这席上便不会有女仙在座。你是不知道,当年雷公的女儿也倾慕战神,寻了机会见了战神一面,还未说上话便被雷公劈晕带走,雷公的真雷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万余年间也只得了这么一个女儿,宝贝得不行,听说他女儿几千年才堪堪下得了床!这充分说明雷公起码用了五成力,那可是他唯一的女儿啊,你当这是为何?”

    棠西摇了摇头,面有惊异之色,西王母语重心长的叹道:“只因为他是战神!他从出世到陨灭都只属于九天,不能不可也不会只属于某一个人。这是九天默认的规矩,谁坏了,谁就是这天上天下共同的敌人,你,可当得起?”

    棠西听完吓得小脸刷白,咬着唇只哆嗦了一下便腿发软的跪了下来,她想求又不知道求谁,要放弃却心有不甘,只得无语流泪,西王母看她这样,感觉唬得差不多了,只需再好好安抚一番,此事就算了了,心事一空,人也松弛了,还有闲心闻到了花香。

    嗯?怎会突然有如此浓郁的花香?西王母正欲走出去看看,想起棠西还跪在那里,便道:“实在不甘,便当他是大家的吧,毕竟,你也是大家中的一个。”

    说完走出屋外,看见漫天桃雨,不由惊讶道:“这,发生了何事?”

    有仙使立马出现回道:“似是后花园有人飞升……”

    西王母:“谁的后花园?”

    仙使:“您的。”

    西王母激动了:“哪株奇花?”

    仙使:“正在查询,还未可知。”

    西王母点点头,也不再问,毕竟自己的后花园不是一点半点的大,她伸手接住了一片桃花瓣,仔细看了看花瓣的形状,又数了数那一眼就能看清的花瓣数目,呆了一呆,后花园什么时候有桃花这种凡物了?难不成从蟠桃园飘过来的?唔……那也飘得太远了点。

    不过还未多想,便听见唱喝声起,云端若隐若现的袅袅仙裙袭来,仙乐声中,西王母不由想道,看来此次飞升的是个女仙,所以才要先来谒见自己,于是西王母捏了个诀,换了身衣服,回了大殿。

    坐了一会儿,看见另一只青鸟棠梨侍立在旁,西王母这才发觉棠西还没有过来,也不知刚才那番话有没有点醒她,料想单方面的情感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更何况仰望得久了,即便万万年的时间不能消除旖念,脖子也还是会酸的不是?!

    西王母想到这里,心下大定,却听见软绵绵如在耳边呢喃的声音响起:“小仙桃枝枝拜见王母娘娘。”

    西王母立马坐正了身子,端庄起来:“抬起头来。”

    于是一张粉嫩娇俏的脸庞便出现在了西王母的眼前,西王母看见这粉面桃腮的脸,竟与刚刚才摸过的桃瓣一模一样,于是不由自主伸出手想去摸摸是否也是同一手感。

    棠梨:“咳。”

    于是西王母的手顺势往下,将桃枝枝亲自扶了起来。

    桃枝枝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写满了受宠若惊。

    桃枝枝心想:原来西王母如此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西王母心想:眼睛这般水灵灵的,里面竟像有个小泉!她刚刚说她叫什么,桃子?我原本以为是个花妖修成的,未曾想竟是个果子?!

    谒见完毕,西王母将桃枝枝留了下来,话也没说,只是细细打量着桃枝枝,桃枝枝又是紧张又是迷茫更多的是好奇,一会儿看看西王母,一会儿看看棠梨,一会儿又看看西王母宝座上的花纹。

    棠梨:“咳。”

    西王母回过神来,将手上捏的诀掐了,问道:“你是在我昆仑山飞升的?”

    桃枝枝答了个是,西王母面有喜色:“那便都是自家人,你不用拘谨,本宫且问你,我昆仑山灵气充沛,这万万年却只孕育出些许花精,你是如何修炼的?”

    桃枝枝眨了眨眼睛,一脸娇憨:“就那样……每天关着修行……”

    西王母点了点头,明白自个后花园怎么说也是光怪陆离,能不分心坚持修炼就不错了,还把自己关起来修行,这份毅力和魄力确比他人要强!

    感受到西王母的赞许,桃枝枝十分开心,为了早日冲破结界和桃酥外出玩耍,她确实心无旁骛,修炼得十分用功。

    “你的真身乃是……”

    桃枝枝正要作答,棠梨又咳了一声,西王母立马接了回去:“不要说出来!本宫方才就是考验你的,你既从我昆仑山飞升,本宫少不得要多叮嘱你几句,你日后去了仙班学习就会知道,成仙后再面对世界,其实更加凶险,你若将真身诉之于人,被有心之人利用,会伤你根本,届时仙法再难精进,要知道,仙力衰竭神仙也是会陨灭的。当然,用法力强行探知也是可以的,但天地规则使然,探知者需付出至少一半的功力,若不是有仇,谁会虚弱好久去换取别人的秘密呢,呵呵。”

    棠梨想起刚刚西王母掐的诀,不由仰天翻出一个白眼。

    但桃枝枝并不知道,她还在想陨灭是什么,听出西王母在关心她,便展开颜来,冲着西王母就是一笑,笑得西王母眼睛都花了,才听到对方软软糯糯的应了一声。

    西王母觉得桃枝枝这个样子一看就很好吃……哦不,很好欺负,应该再提点一二,于是问青鸟棠梨:“你喜欢吃果子吗?”

    棠梨说喜欢,西王母又转回头来看桃枝枝,眼里透出“鸟喜欢吃果子,这下你明白了吧”的意思,桃枝枝不知道话题怎么跳跃得这么快,但她也很能跟得上,正要说自己也喜欢吃果子,西王母已有了倦意,挥手道:“罢了,就提点到这吧,棠梨,送她出去吧。”

    棠梨应了声是,正要将桃枝枝带出去,一日操了两回心的西王母又抬手道:“等等,让棠西去送,也叫她出去走走,省得成日里就知道胡思乱想。”

    棠梨知道西王母用心良苦,桃枝枝却是全然不懂,西王母瞧见了她懵懂的样子,觉得好玩又可爱,于是安了安她的心:“放心,本宫的青鸟你大可亲近。”

    于是桃枝枝怀着一颗更加不懂的心跟着棠梨退了出去。

    等换了棠西带她出昆仑山的时候,桃枝枝也没分辨出来,才谢了一句“棠梨仙子”,棠西就变了脸:“你看清楚了,我不是棠梨,我是棠西!我和她有那么像吗?”

    “……”桃枝枝表示很为难,她没见过什么世面,对人没有概念,为了记住桃酥那一张脸就已经费尽心思了,她该怎么说她还觉得棠西跟西王母很像呢?!

    “最讨厌别人说我像谁谁谁!我就是我,是独一无二的我!”

    于是桃枝枝将到了嘴边那句“其实我看你们都长得一样”的话咽下了肚皮,棠西抱怨完想到棠梨说西王母很是看重她,遂又和颜悦色起来,拉着桃枝枝的手道:“棠梨都对我说了,你出自我们昆仑山,我们自然就是姐妹了,我那般说话你可别恼,是自己人才会说真话的……况且认错人对一个神仙来说是很失礼的,虽然大多神仙都将自己化得绝美,但在昆仑山,王母娘娘是不许我们这般做的,所以你见到的便是我的原貌……”

    见到原貌却认作他人,岂不是说这容貌很是普通?这搁哪个仙女身上能忍受得了?!

    棠西想表达的便是这意思,但又觉得刚刚发作了一顿,不好太直白,见桃枝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便叹道:“左右你不日就位列仙班了,往后自然懂得。”

    “仙班?”桃枝枝模糊的感到今日是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于是问道:“是桃酥说的那种人间学堂吗?”

    “人间学堂?”棠西确定了桃枝枝的土包子身份,素手朝着九天一指:“当然不会是区区凡人学堂,传说创世神开辟天地后,天上的神仙不过百来位,后世神仙一为纪念,二来也为维护天地秩序,叫你这样飞升上来什么都不懂的小仙学学九天规矩,所以才开了百仙院,到如今已是数不清多少万万年的光景了……总之,从仙班顺利学成出师,你才可领到仙职,有了仙职,你也才算得上在九天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吧。”

    棠西说了一大堆,回身只从桃枝枝的眼里读到了四个字:不明觉厉。她放弃得重又拉了一回桃枝枝的手:“罢了,你到了九天,若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可要来同我说说啊。”

    总算听得懂一句话的桃枝枝兴高采烈的答应了,却没听到棠西声音低低的呢喃了一声:“特别,是有关于他的事……”

    棠西满含浓浓的眷恋,桃枝枝顺着她仰望的方向看着九天,对未来的神仙生活,也莫名的有了几分期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