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月不许开花 > 第四十二章:自然看过
    沉音的神色苍白难看,不难让人想到这是碗不好的药。

    步霄将药往自己面前一搁,坐下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待桃枝枝看过来,便用眼神责问她道:让你看着人,你就是这么看的?

    桃枝枝眨了眨眼,很是无辜:人没事啊,而且还多了个人呢!

    步霄忍不住了,开口道:“我是不是还该夸你呢?!”

    “……”桃枝枝低下头去,嘴里还很不服气的感叹:“为什么就会突然有了孩子呢……”

    看着面前的一堆未成年人,成年的常将军不由普及道:“这孩子怎么会是突然有的呢,自然是要行云雨才有的啊!”

    “行云雨……”这不是雨师姐姐的职事吗?!这可就触及到我知识的盲区了。

    常将军看她陷入层层思考中,不禁纳闷了:“白混这么久的花楼了,你不是说你看过人行房吗?”

    听了此话,桃枝枝只觉得自己被人质疑了,也没注意到步霄越来越黑的脸,叉着腰大声道:“是呢,看过,自然看过的,很早就看过的!不就是坐在别人身上打来打去嘛!”

    “……”常将军呆了呆,彻底服气了,朝她比了个大拇指,却不想桃枝枝竟突然惊叫起来:“天呐沉音!你是不是被谁打了?!”

    沉音:“……”

    步霄终于忍不住了,制止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可探究此事么?!”

    “……”桃枝枝堪堪闭上嘴,看沉音身上像是并没有什么伤口,刚想放下心来,忽然灵光一闪:“我知道了,是不是亲一下就会有孩子?!”说到这里,她猛然看向步霄:“那我……”

    “闭嘴!”步霄拍了拍桌子,扶额不再看她,脸却悄悄的发了热,他现在一心只想将她赶出去,指着门口吩咐道:“将这药端给大夫瞧瞧。”

    “不必了,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是……堕胎药。”

    沉音此话一出,桃枝枝惊得立刻将手里的碗扔了:“你、你为什么……”

    “为什么?!”沉音看着桃枝枝,像是被气笑了:“我有的时候真的怀疑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她是真傻,我作证。”

    常将军:“我附议”

    沉音:“……”

    桃枝枝:“……”

    最后,步霄好不容易将桃枝枝和常将军都驱逐了,正要开口相问,便听沉音低头道:“无论你打算怎么处置我,现在请你也出去吧,也许你不相信,我此刻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你了,能否最后给我留下一点尊严?便当我求你罢。”

    “……”

    于是,步霄也出了万花楼。

    见桃枝枝和常将军并未离去,而是在楼外的小摊上吃茶点,步霄也移步过去。

    常将军看了看他们两人,一个埋头专心吃东西,一个一会儿看了看他一会儿又看了看她,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好好好,我走,”知情知趣的常将军离去之前,留了话:“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其他将军你也是知道的,沉音的孩子不能留,不管是谁的,当然,除了是你的。只是,你要清楚,一个红线已然是他们能容忍的极限了,再多一个沉音,只怕就是你要做取舍了。”

    说完还拍了拍桃枝枝的肩:“没事找我玩啊!”

    桃枝枝挥了挥手,应了,一回头看见步霄黑沉沉的脸,眼珠子一转,立马讨好的露了个笑:“步霄哥哥……你在外面辛不辛苦呀?”

    “……”步霄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你不觉得现在才问有点晚了吗?”

    好在步霄向来不同她计较,看她唇下沾了糕点屑,伸手替她拭去了。

    “罢了,说正事吧,眼下我们只需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沉音不是说了嘛,是恩客的。”

    “不可能。”步霄捏着茶杯,却不饮,蓦然想起那晚沉音翻窗而去,说的是一句“如你所愿”,于是想了想,迟疑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江秀民的?”

    “怎么可能,若是真的,那我睡觉都要笑醒咯!”

    步霄却觉得有可能:“七世怨侣到了最后一世,肯定要比正常人更偏执……不论如何,若是江秀民的,则孩子一定要保,若不是,那就任凭她自己做主。”

    “嗯,如果真的是那就好了,毕竟有了孩子两个人的牵绊会更深嘛!”

    听了此话,步霄觉得惊奇,仔细的看了看桃枝枝,莫非两个多月不见,她竟真的长进了?!

    不等他问,桃枝枝便从怀里掏出一话本,整个书看起来皱巴巴的,显然已是翻看多时,步霄侧目去看,只见封面上书:《带着小宝贝找到大宝贝》,作者:七娘。

    “……”

    只是,追查此事,却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毕竟,沉音现在是连步霄都不待见,更不会同桃枝枝说实话,而江秀民,从前桃枝枝打着讨沉音喜欢的幌子总在他面前提起沉音来,他确实也因此更加了解了沉音几分,但眼下他的情绪和心事都藏得更深了,最重要的是,他再也不主动出现在桃枝枝的面前了。

    但俗话说得好,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

    于是四人约了一起游船。

    步霄与桃枝枝并排坐在船头,指着后面的常胜:“他来做什么?”

    常胜躲开步霄的指头,看向最后排的沉音和江秀民。

    沉音:“……”

    江秀民:“……”

    “说你呢。”

    常胜摸了摸鼻子,看着泾渭分明的“两对”,又望了望天,道:“你实在要理由,我待会想一个给你,眼下如此良辰美景,我们还是先游湖吧。”

    而事实上,将军们已然得知了沉音身怀有孕的事,若不是常胜将此事揽了过来,只怕沉音不死也要去半条命,那时还谈什么孩子不孩子的。

    常胜两手拢在袖中,摸着袖带里的堕胎药,心想,自己堂堂一个主角,却要做这种卑鄙的事情,这要是一本小说,该扑成什么样子了,唉。

    步霄并不去管常胜,瞧着气氛有些尴尬,便用眼神示意桃枝枝说点什么,后者回过神来,放下手中吃食,便将话本又一把掏出翻看了起来。

    沉音看了江秀民一眼,见他只愣愣的看着桃枝枝的背影,便偏过头,闭上了眼睛,手却无意识的抚在了肚子上;而待江秀民回过神来,看着沉音颇为冷漠的样子,不禁微微皱了眉,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此时,华灯初上,湖上冷清,只余他们这一艘游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