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白鹤仙 > 第三十五章 危局
    斗兽场上的魂骨自然也注意到了白玄月的举动,颚骨上下咬动,牙齿撞的咯嘣响。

    白玄月这边又有不少骷髅将她团团围住,一窝蜂的朝她身上猛扑过去,阴冷尖锐的骨头硬生生的刺破了她白色衣襟,钻进她的肉里,握爪成拳,猛地拽出了那一坨肉。

    白玄月顿时鲜血直流,身上的白衣碎了一大片,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全是坑坑洼洼翻红的血肉,有些地方还能看见森白的骨头。

    白玄月疼的差点飙泪,咬牙咒骂了一声。

    提着剑就朝四周乱坎一气,却也被她胡乱坎掉了两个人形骷髅的头,白玄月还没来得及缓一口气,只见两个掉在地上的骷髅头瞬间又重新长出了一个人形的模样,简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白玄月又气又惧。

    气,于危尔给她的是什么破剑,连个骨头都砍不死!

    惧,这骨头有这么强的再生能力,完全就打不过,好吗?

    “我认输!”

    白玄月举着剑对着虚空一指,扬声道。

    单间中,蓝衫男子斜倚软榻,璀璨如星空的眼眸中露出一股浓浓的失望之色。

    这就是天谕的弟子,连这丝胆量都没有,何以为神?

    天谕的眼光还真是不敢苟同……

    “姑娘,那位大人物说了,只要您还有一口气,这场比赛就不算完!”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适时响起。

    不用猜,白玄月也知道那道声音的主人是红衣女子。

    看来他们真的是要把自己往死里逼!

    难道真的要自己提剑自刎?

    白玄月仿若未闻,提着剑砍翻了迎面的骷髅人,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拔腿就往斗兽场外跑。

    这根本就是一场力量不对等的战斗,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会赢。

    现在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逃出斗兽场,只要逃出那这一片方圆,她便能退场!

    身后还传来魂骨狂肆的笑声,笑声中夹杂着一股令人胆寒的冷意。

    看着近在咫尺的图腾台柱,白玄月心中热泪盈眶,只要翻过那个台柱,一切都结束了!

    她发誓等她离开这个鬼地方,她再也不会回来!

    并且她还要和于危尔一刀两断!

    白玄月咬着牙,心情比百米冲刺还要惊心动魄。

    “啊――”

    白玄月被突如其来的一只白骨爪刺穿了心脏,另一只白骨,五指成爪深插入了她的天灵盖!

    一只轮廓像蝴蝶般的骷髅在白玄月的眼中被无限放大……

    他……不应该站在斗兽场中心的吗?

    为什么……

    又要死了吗?

    一辆双驱的金纱朱绒马车正飞快的往城内飞奔。

    马车里出奇的安静,一位绝色的女子面无血色,寂然地躺在马车上的软狐毛上,苍白的脸与白色狐毛融为一体。

    比空气更寒冷地是于危尔一张冰锥般的脸,往日的笑容不复存在,只是冷着一张脸靠在软垫上,氛分为中透着诡异的安静。

    赤天小飞虎已经恢复一只猫咪大小,趴在白玄月身上,用它的舌头去舔白玄月软如糯米的脸。

    “笨女人……”赤天小飞虎,一边舔着,一边埋怨。

    白玄月最后的战斗中身体被魂骨撕碎,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被那个大人物修复完好,想要恢复如初,还需要些时日。

    这场比试中,白玄月的灵竟生生被魂骨强行扯出体外,以至于受损严重,至于她什么时候能醒,全看她的造化。

    “要是魂骨还活着,老子非得扒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头喂狗,居然敢把这个臭女人伤的这么严重!”赤天小飞虎愤愤地叨叨,傲娇的扬着头,声音却带着些许呜咽。

    “还有你这家伙,怎么能让这臭女人去和魂骨打?还害的她……”赤天小飞虎转过头,死亡凝视的目光看向于危尔,琥珀似的眸子中不带一丝惧意,显然是忘记了斗兽场被一招打败的光辉战绩。

    听见赤天小飞虎埋怨他让白玄月与魂骨比试,于危尔冷如冰霜的脸这才发生一丝变化,一记刀眼便朝赤天小飞虎飞去。

    “闭嘴!”

    赤天小飞虎立即噤声,垂着头低声嘀咕道:“这臭女人要是死了,谁给小爷买猫粮……”

    马车又再次复入沉静,于危尔沉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白玄月,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出方才在斗兽场中的场景。

    举世无双的女子灵魂脱壳,仿佛是披了一层金光,耀的他睁不开眼睛,那一刻,天地间与她相比都黯然失色,她像是神一般睥睨天下。

    “尔等蝼蚁,如何敢与天斗?”

    她的声音宛如远古传来的钟声,空灵而浑厚。

    于危尔紧皱着眉头,更像是自言自语:“你到底是谁?”

    “嗯……”

    软榻上传来一声闷哼,夹杂着一丝痛苦的余音。

    于危尔脸色陡然一变,衣袖中藏着的右手中紧握着一只小瓷瓶,那里装着噬体丹的解药,只此一粒。

    只要他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他可以得到他一直想要的自由,就可以逃离允星河,这般想来,他又默默用法术将小瓷瓶收入了虚囊。

    “你醒了?”见白玄月已经睁开了双睛,眼中还充满了不少血丝,于危尔攥紧了拳头,心中不忍地偏过头去,低声开口,“抱歉……”

    “绝交……”白玄月虚弱的开口。

    “抱歉!”于危尔再次开口,目光躲闪,脸色也极其不自然。

    “对不起……也没用,绝交……”要不是于危尔非得让她去和鬼比试,她也不会伤成这个样子,不过,幸好,她……还活着!

    明知道肯定会输,还让她去送命,就是居心叵测!

    肯定是贪图她的星月殿。

    “我……”

    “明知道我打不过,还让我去比,认错也没用!”白玄月扭过头,手不自觉的摸上了趴在她腹部的赤天小飞虎,手感还真不错,这手感和自家的大猪一模一样,便忍不住又多摸了两下,这才补充了一句,“除非,你教我法术!”

    于危尔低着头,抿嘴不言。

    半响,才听见他开口道:“小师妹,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