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司判倾城:大佬总是无心工作 > 第三章 你别过来!
    待她回到自己的办公之处,心跳还尚未平稳。

    却瞧见自己的属下聚成一堆,露出了刚刚麒麟兽一样的意味深长之笑。

    “你们那是不知道,咱老大和新来的阳间事务部部长那个了。”

    “什么那个,到底哪个了......”

    “就是那个呀!两个人,就贴着这么近,”银丝黑袍加身的男子,坐在人群之中,眉飞色舞的讲述着,情到浓处还用手指比划不停。

    殊不知韩晓溪正抱着双臂,站在他的身后,翻飞的衣裙散发着狂舞的织雾,墨色秀发也轻然飞舞,笑眯眯的听着这男子说道,“两个人相差也就一寸的距离。”

    “亲上了吗?干吻还是湿吻?”

    一旁的人笑嘻嘻的将胳膊搭在菡萏的肩上,顺势挖个更深的坑,让菡萏赶紧往下跳。

    “你们是不知道,咱老大那是万年不近男色,地府的千年老剩女,从来都是无人问津!这次竟然这么快,就和新上任的事务部部长在一起了,你说那部长是不是眼……”

    菡萏感觉自己毛孔突然微张,凭着那微弱的第六感,稍稍转了一下头,余光就瞥到了那抹织雾。

    糟了!

    他立马笑嘻嘻的说:“眼……眼神特别好,能看上我们老大……”

    现在拍马屁还有什么用?

    韩晓溪那透露着讽刺的笑容已说明一切,菡萏根本逃不过这一劫。

    “菡萏……给我过来!”

    韩晓溪正是怒火中烧,心绪不宁,正愁没有发泄的地方,一步步朝菡萏逼近,而他只得一步步后退,直至墙角之处。

    “老……老大,你息怒。”

    “给我说!到底你们在笑什么?”

    “……”

    菡萏闭口不言,眼神偷偷的瞄着刚刚围坐在一起的那群人。

    可是,根本没有人管他。

    分明都是在等着看热闹。

    “不说是吧,好。”

    话音刚落,就在菡萏的脖颈间,突然出现了白色织雾化成锋利的手柄,只差那么一厘就会刺破他的皮肤。

    这下可是吓得菡萏腿都打颤。

    平日里和蔼可亲的老大,竟然直接动了真格!

    “说说说……刚刚已经传遍了地府,说老大和新上任的部长言霖谈……谈恋爱……”

    “胡说!不可能的事!”韩晓溪神色微微有些凌乱,还是咬着牙说道,“你们见我上任以来,足足有千百年,有和哪个男人过多接触过?你们天天笑我,还不知道我的本性吗?滚去给我收拾东西,我要去阳间公干,你们给我好好干活。”

    菡萏真的是连滚带爬,才连忙冲进了办公室。

    一旁的吃瓜围观者也四下逃开,生怕那把锋利的织雾手柄,利落的插进自己的脖子里。

    虽然地府之人寿命更长,恢复能力更强,但也经不住这么可怕的一击。

    不过,现在几乎每个地府之人都知晓……

    这谣言,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

    很快,东西就收拾好了,韩晓溪准备前往阳间组建自己的判案基地。

    看着那阳间与阴间的大门,她又不由得停驻下来。

    生来已有万年,却是第一次前往阳间。

    她只是从法术之镜中看过阳间之事,却还从未在阳间经历过这些。

    不过,未知的故事,才是最诱人的。

    韩晓溪头也不回,便走进了那扇门。

    穿越生死门之后,迎面而来的就是真实的煦日。

    她还觉得有些许刺眼,忙着用手遮挡着,偷偷的从指缝间瞧着那阳光。

    还在肆意的享受着,却看到旁边的人在向自己投来异样的目光。

    她还穿着月白色的法器长裙,飘纱无需风,即可凭依灵力漂浮在空中。

    忙不迭的,又将长裙依着过路女子的模样,化作一身层层叠叠的襦裙,才信步的走了起来。

    来到阳间第一件事,先要选一处屋宇作为自己的基地才是。

    她看了看附近的地形,决定以一处不太起眼的山野屋宇为理想目标。

    她最喜欢的就是阳间的太阳,这屋宇有着她偏爱的大窗檐。

    红砖,花窗钿。

    袅袅烟雾弥漫四周,唯有这涓涓溪水穿越庭院,静静流淌。

    似是一个又一个的女童,发出清爽的嬉戏吵闹声。

    一旁有着鹅卵石路,路旁便是昏黄的石灯。

    这样雅致的庭院,似是有着让人宁心静气的力量,最是适合她这般恬淡如水的性格。

    可是就在这般安静的氛围中,竟肆意充斥着不休的吵闹声。

    韩晓溪可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径直敲开了门扉。

    开门者是一位中年男子,正与妻子吵着架,眼见韩晓溪打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身上仅围了一条长布,打着赤膊就来开门。

    “谁啊?哪个不长眼的憨批儿,这个时候赶着惹老子来送死?”

    没有想到,这雅致而深幽的庭院里,竟住着这样一对......

    怨侣。

    “打扰了……”

    韩晓溪礼貌的张口问句好。

    “不必多礼。”

    那女人只是跟着过来应了一声,便被那男人一巴掌狠狠打得偏过脸去。

    “谁他妈让你说话了?你配跟在老子身边说话吗?贱婢!”

    这一掌用足了力气,打的这女人跌坐在地上,露出伤痕累累的纤臂。

    衣衫也是半开,与地上的尘土混在一起。

    微露香肩,却无丝毫妩媚与尘俗,可看出她也曾是个样貌绝代的女子。

    只是,如今这眼眶红肿、半脸乌青的样子,看得人十分心疼。

    在地府呆久了,还真是看不惯这阳间欺凌弱小。

    韩晓溪已然忘记自己要买房买地的事情,直言不讳的说道。

    “大男人打女人,这算怎么回事儿?”

    “我看你一个女孩家家,我不同你计较,这是我的女人,我便是想打就打,纵使是被老子休回家,那也是她要上吊。女人便是活该如此。早些回家,别来多管闲事,你可真是碍眼。”

    “你……”韩晓溪气的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住手中的织雾,隐藏在长袖之中。

    那女子对着韩晓溪使着眼色,让她快走,不要管自己。

    生怕自家夫君发起怒来,还牵连无辜的女子。

    “还懂得使眼色?”这男人发现自己妻子在通风报信,一脚又踹在了妻子的肚子上。

    狠狠的踹了一脚,又是重重的一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