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司判倾城:大佬总是无心工作 > 第十二章 不许和他打招呼
    方才发生了什么?

    韩晓溪和言霖到达基地,纤细的手指还勾着他的大掌。

    她想抽手却被言霖紧紧的固住。

    “嗯……”

    韩晓溪示意言霖把手放开。

    他却凑过来在她眼前说了这么一句。

    “一会儿你还要靠我呢。”

    “啊?”

    韩晓溪愣愣的看着他。

    不明所以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事情。

    “是的,他说的没错。”

    火菁将手上的灵力地图传递给韩晓溪。

    韩晓溪用白色的织雾将地图呈现成精细的实体,高低起伏的地形轮廓瞬间展现开来。

    “这是?”

    韩晓溪有些吃惊的看着山另一侧的灵力波动,像是湖中心的涟漪一般,正疯狂的向外扩散着灵力。

    这究竟是什么?

    “这是血法祭,让人渡劫成神的禁忌法术。言霖应该是已经察觉到了。”

    火菁这样解释着,然后一点点将地图放大,呈现在韩晓溪的面前。

    韩晓溪突然瞪大了眼睛,凑得很近。

    尽管地图再放大也不是如实体清晰,但还是可以依稀辨认,这中央的人是栖雅,似乎还面带着笑意。

    “栖雅……”

    韩晓溪的话像是被噎住了一般,果然是冲着他们来的。

    怪不得言霖说,韩晓溪还要用到他。

    “你……可以阻止他们吗?”

    韩晓溪有些犹豫,因为她是切实的知道,栖雅的灵力相当强大,此行势必充满了危险。

    “当然。只是你没有想过吗?为何她选择在此时开启祭坛,又为何要在距离我们这么近的地方开启,为何要将灵力扩散的如此广,是不是就在诱惑我们上钩。”

    难得,言霖一次讲了这么多的话。

    似乎他已经洞察到了栖雅的根本意图。

    “所以?”

    火菁挑着眉问言霖。

    “不管她。”

    言霖淡然的答道,然后双手抱胸,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异口同声,惊讶到下巴掉下来。

    “不管???”

    “是不是傻?”言霖对着韩晓溪的脑门中央,一个暴栗就敲了下去,“那些人本身就已经死了。你去救也没有任何意义,与其时间都耗费在栖雅那,还不如查出事情的真相。”

    “难道你是说,醋厂的三十人都是栖雅杀的?”

    韩晓溪有些发愣。

    “走吧,一起去醋厂就知道了。”

    言霖拉着身侧的卜钰,他依旧是面色苍白,另一手则是拽着韩晓溪的手指。火菁也跟了上来。

    “哎哎哎……”

    就不能轻点拉吗?

    韩晓溪撇着嘴还不得不跟上去。

    言霖笑意盈盈的走进醋厂,然后将结界设下,避免外部的人跟踪监视。

    黑色的汁液飞速飘散到了各个角落,筑成了强大的法力结界。

    “哇,是真的!”

    韩晓溪指着其中一个醋池中的鸡爪,俨然已经变成了白骨。

    言霖不可置否的看着惊讶的韩晓溪,然后一脚将门口的破牌匾踹成了四瓣。

    “看吧。”

    底下分明就是一条暗道。

    “你刚来的时候就知道这里是暗道?”

    韩晓溪奔跑过来,蹲在暗道口张望,早上她与言霖一起过来,根本就没有看到暗道,还以为就是个牌匾。

    “如果底下没有暗道的话,为何木质牌匾会生长蘑菇呢?必定是底下有水汽生成,不断为木质供给,才会长出腐生植物。”

    言霖说着就示意火菁,放一只火灵进去探路。

    火菁将五指合拢,红色的荧光微微发散,聚集的越来越明亮,瞬间化为无数的红色小虫,飞入了甬道之中。

    “这暗道似乎很黑暗呢。”

    韩晓溪在等待火菁的探路结果,又问道。

    “那这三十人是从这里离开了吗?”

    “当然是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里变成无人问津的地方。是故意利用的这里,让大家不敢来打扰。就算里面发出了什么样的异响,也就是传说中的闹鬼罢了。”

    原来那三十人根本就没有失踪,而是故意设计好的故事,故意让不明真相的群众相信。

    “重要的就是,这条甬道通向哪里?当然也有可能这条甬道通向的地点没有任何意义,但这样线索就很难继续了。”

    言霖思索着,依靠着门边。

    说着一脚将卜钰从暗道边上踹了下去。

    “啊啊啊啊……”

    真没想到,身为黄泉客栈的老板,自己滚落到甬道里,叫的比火菁当年还大声!

    火菁一下无助了脸,哎呦这摔的……

    接着她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得韩晓溪十分好奇。

    “怎么回事?”

    “他,他喊的太大声吃了一个毒蘑菇。”

    “……”

    “没事,黄泉客栈的老板根本不怕死呀。”

    “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站在甬道底部的卜钰,拍拍身上的泥,站起来对着顶上喊。

    “我当然说的是人话啊,不然你怎么听得懂啊~”

    韩晓溪对着底下也是一声大喊,两人就隔着这里对话。

    “先不说这个!言大部长,干嘛把我踹下来啊~”

    卜钰之前就被那尸体恶心的三天吃不下饭,还要遭这种罪,也真不知道地府是怎么非要他来参加任务的!

    “就是探探路。”

    “……”

    言霖这话让他瞬间无言以对。

    火菁突然明白了什么,笑个不停。

    韩晓溪又拍着她的肩膀,“到底笑什么啊~”

    “没……没什么。只是知道咱们言大部长和卜钰有点仇。”火菁捂着自己的骷髅嘴,笑意盈盈的说道。

    “言大部长,我可根本没有得罪过你啊,你干嘛这么针锋相对。”

    卜钰在底下觉得自己非常冤枉,但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言霖面容依旧冷酷,自此开始不言不语。

    眼见得不到回复,卜钰只能在甬道里独自调查线索。甬道里有火菁的火灵,通讯还是不成问题的。

    “火菁,甬道里什么都没有发现,就是有很多很多的蘑菇。”

    卜钰皱着眉头,在满是泥泞的狭窄甬道里艰难前行。

    “蘑菇啊……”火菁眸光流转,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蘑菇!”

    韩晓溪发愣的看着恍然大悟的火菁。

    言霖突然也明白了。

    为何这里会生长这么多的蘑菇……

    最后,韩晓溪也想明白了。

    三个人一起笑了出来。

    哎呦!卜钰你还是不要知道真相了。

    “卜钰,你不太舒服,就先回基地吧,好吗?”

    韩晓溪将织雾变化成纤细的绳子,实则具有非常强大的韧性,可以承载一位成年人的重量。

    “回基地?怎么突然要我回去?”

    卜钰还有些心生疑惑。

    “这个……”

    韩晓溪编不出来理由,便求助似的看向言霖。

    “你不是还要查死者身份的?”

    言霖这才优哉游哉的张口说道。

    “那火菁陪我回去。”

    卜钰开始讨价还价。

    火菁还要感应到了奇怪的东西,等下还要做调查呢。

    “啊?”火菁有些犹豫的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好啊。”

    言霖如此说道。

    既然言霖都这样讲了,身为组员的火菁必须要听从命令。

    说着,韩晓溪用织雾将把身处黝黑甬道的卜钰解救出来。

    还细心的用织雾将卜钰身上的泥泞都清扫干净,这也只有这种雾化的灵力才可以做到,如此精致的清洗效果,焕然如新。

    “你开个洗衣坊倒是不错。”

    卜钰突然就心情大好,对韩晓溪夸奖道。

    “洗衣坊,做梦吧你,回去我就坑你三百金,正好我可以换个判官笔的灵体,现在这个白玉笔杆有点用腻了。”

    韩晓溪一边用织雾帮他打理身上,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看着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身姿也是颇为亲昵。

    为了打理好衣服褶皱的细节,韩晓溪似是半抱于他。

    “咳咳。好了。可以了,卜钰他需要休息。”

    言霖眸光微暗,将韩晓溪拉到一旁,禁止两人继续接触。

    然后将火菁推给卜钰。

    “走吧,去吧。”

    火菁拉着卜钰,就往门口走。

    卜钰还回首跟韩晓溪打招呼,“回基地见啊~”

    韩晓溪笑意染了明媚的双眸,眸光里尽是清澈与月白色的雾光,正如这皎洁的明月一般。

    “好啊。”她温柔的答道。

    转身就发现言霖的脸已经挨到了自己的眼前。

    “啊!”

    我的天。干嘛没事就挨这么近。

    “以后,不允许跟他打招呼。”

    言霖的鼻尖就挨着韩晓溪的鼻尖,她又感觉自己的嘴唇在颤抖了。

    嗯……不怕……不怕……

    “……”她有千言万语在心里交织,嘴唇却不听任何的使唤。

    “嗯?”

    言霖目光如刀,直接击溃韩晓溪的心理防线,直直的看尽她的心底。

    “我……”韩晓溪努力压住自己心里的恐惧,半晌才吐出了这么一句话:“你是不是对我下毒了?”

    言霖没有答话,只是眉毛挑的老高,一脸疑惑的看着韩晓溪。

    难得看言霖有表情,却没想到是这种质疑满满的表情。

    “此话怎讲?”

    “我……我好像特别……恐惧……恐惧见到你。恐惧你离我这么近。我从来没有害怕过任何一个人。只有你。”

    怎么,这跟预想中好像不太一样。

    表白的台词为何说成了“恐惧”的台词。

    “那以后就离我远点。”

    说罢,言霖将韩晓溪推了一下,她后退了两步。

    两人拉开了几尺的距离。

    韩晓溪觉得哪里不对……

    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是我的心吗?不。是谁的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