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当扬 > 第十六章 生路
    “啊,杀了我,好痛苦”。

    女子苦苦哀求,脸部已经扭曲,看得出她极端痛苦。

    “看你是哀妖,也是苦命之人所化,放你条生路,不过”。

    。。。。。。。。。。

    陆乙此刻渐渐恢复了意识。

    他紧张的擦了擦汗水,摸了摸身体,完好如初。

    “这都没死”。

    陆乙感叹,他这命也太大了。

    “怎么,你很想死”。

    突来的声音,吓得他弹身而起,四下张望。

    “这里,白痴”。

    陆乙紧张的循声抬头,一名女子,居然身体如烟般飘在上空,不爽的看着他。

    “你,你就是那哀妖”。

    吞了吞口水,陆乙竹剑指着女子,准备搏命。

    “我要杀你,你早死了”。

    哀妖不舍的看着远处,根本不正眼看陆乙。

    “你既不杀我,到底想怎样”。

    陆乙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听对方的语气,这哀妖并不打算吞噬他的识海。

    “想不到啊”。

    哀妖自言自语,突然,她灵体变幻,化作了一道光华,飞向了陆乙的竹剑。

    不过片刻,陆乙竹剑上,一道青丝妖娆的剑穗,非常协调的挂于剑柄处,让竹剑充满了灵动飘逸。

    “我以后便跟着你,有我幻化的剑穗加持,这剑似乎又被伴我而生的哀怨草熏烤过,以后挥剑,剑香可在瞬间侵入敌人识海,我可随手制造幻境,帮你扰乱对方”。

    陆乙惊讶的听着剑穗来声音,好像就在自己脑中一般。

    他知道这是与大脑识海建立了联系,想要建立识海的联系,必须臣服于对方,这怎么可能。

    “你是哀妖,怎可能臣服于人”。

    陆乙今天的惊叹太多了,妖怪史曾载,怪可臣服,妖却极难,尤其哀妖。

    哀妖为人之哀怨所化,对人类天生充满了恨意,宁愿死,化作尘埃,绝不可能臣服人类。

    今天倒是让陆乙见识了,这哀妖莫名其妙的不杀他,居然还主动建立识海连结,臣服于他。

    “怪了,难道我很帅”。

    陆乙正想着,难道是自己的外表或者人品爆发打动了对方时,识海中却传来了哀妖的话。

    “别发呆了,你右上方,危险”。

    被哀妖一提醒,陆乙也不敢多想原因,在这逆境,真是处处皆危机。

    他一点王浩宇额头,王浩宇骤然惊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

    还在懵的王浩宇,醒来只见陆乙紧张的持剑而立,看着天空。

    “老陆,那哀妖来了没有”。

    王浩宇拿出重剑,反应也算快,刚醒过来,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他便忍着痛楚,与陆乙一左一右,摆开了阵势准备战斗。

    没过多久,天空上瞬间有一柄剑划落,陆乙与王浩宇,双剑死守,和这凭空出现的剑斗了起来。

    砰砰!

    双方你来我来,瞬间拼了十几剑。

    “蜀山御剑术”。

    王浩宇脸色阴沉的一剑荡开飞剑。

    不见其人,只闻其剑,千里取命,是为蜀山御剑术。

    “赵师兄出来吧,你的东西早被那秦折抢走,你该去找他”。

    王浩宇抵挡着飞剑,声音更是夹杂灵力,传入四方回荡。

    话毕,飞剑明显一顿,往另一个方向飞了去。

    陆乙惊叹这御剑术的神奇,连敌人的样貌都没看到,自己已经陷入苦战。

    远处,一人紫衣飘逸黑发翻飞,眼神冷峻,走路如酒醉般,几个晃眼,已经到了两人身前。

    陆乙心里发慌,此人的速度像极了他的天赋,飘渺天赋中的闪烁,这速度完全不相上下。

    “拜见赵师兄,师兄的醉里望月步,好快”。

    王浩宇急忙拱手行了剑礼。

    顺手推了推陆乙道:“还不快来拜见赵江月师兄”。

    陆乙一听胖子报出的名字,心里暗惊要着。

    这厮是生死碑第二人,传闻仅输晴天一招,且唯一敢经常挑战晴天的人。

    “真是倒霉事一桩又一桩”。

    陆乙懂行情的急忙拱手施礼,“见过师兄,多谢师兄手下留情”。

    赵江月洒脱一笑,挥袖摆手。

    “王胖子,你趁我与几个华山弟子比斗之际,摘下哀怨草逃走,想不到那秦折会黄雀在后吧,念你泰山对蜀山主峰礼数周全,炼制的好东西也主动提供给蜀山的份上,我放你一命,记住没有实力,以后别报这钟侥幸心里,好东西也得有实力守护,那秦折往哪里去了”。

    赵江月到也算洒脱,看了看两人的境界,根本懒得理会他二人。

    王浩宇赶忙将手一指,随手指了个方向。

    “师兄,他抢走东西后往这走了”。

    赵江月刚要追出,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两人,将储物戒指打开”,虽然确定两人的境界,守不住哀怨草,但赵江月也不算笨。

    王浩宇与陆乙对视,两人都点了点头,打开了储物戒指,任凭对方搜查,目前受伤的状况,他两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确定两人的储物戒指,也就几十颗灵石和部分丹药,赵江月没有过多纠缠。

    几个醉步过后,人已消失。

    陆乙和王浩宇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我说胖子,你他吗不是一般的胆大,你这哀怨草,是往他眼皮子底下抢的啊”。

    陆乙佩服的看着胖子,心想看来自己不了解胖子,这货胆子大着呢。

    “哈哈老陆,我当时也不知怎的,鬼迷心窍了,不过谁让天不亡我,关键时刻还遇到了你,这不拼了命抢到的东西,被你享用了”。

    王浩宇爽朗大笑,捡回一条小命的感觉,似乎挺好。

    “走吧,趁着那哀妖没来,估计是被赵师兄这半步凝神境强者惊退了”。

    陆乙摇了摇头,没有对胖子说哀妖已经臣服于他,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哀妖到底什么意思,只能催着胖子,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同时庆幸,他两及时处理了秦折的尸体,用掉了哀怨草。

    两人调息片刻,胖子因为有了生机丹的药力,胸口恢复快了许多,两人没多做停留,朝着密林外围而去。

    一路兜兜转转,期间遇到了不少危险。

    王浩宇对陆乙的佩服已是五体投地。

    陆乙总在关键时刻指出危险,让两人化险为夷,陆乙解释是第六感,王浩宇则根本不信,第六感能救他们一次,救他们无数次,那不可能。

    不过作为朋友,陆乙不说,他便不问,既然有陆乙这种人体导航,他也落的清闲。

    陆乙则是一路用识海跟哀妖讲话,感激哀妖的救命之恩。

    有了哀妖,两人行进了几天几夜,一路斩灵兽无数,得到的灵草也挺多。

    终于在第七天,两人找到了传送的界口。

    “我说老陆,跟着你命真长,想不到老子还能以大成境,活着在这逆境走了一遭,这次历练,果然比单纯的修炼快很多,我感觉快突破了”。

    王浩宇看到传送界门,笑得无比开心。

    陆乙也因这次历练收获良多,准备出去开始闭关。

    逆境外面,界门光芒一闪,两人身影现出。

    刚出逆境,两人内心一颤。

    只见入眼三人,清一色白衣,胸口秀着墨色剑,冷眼看着他两。

    “卧槽,华山真传弟子,华山三巨头”。

    王浩宇惊讶的嘀咕了一句。

    尤其是中间还有一人,白衣无风而动,黑发中几缕白发飘飞,腰间悬挂着一枚印信,脸上沧桑中带着悲伤。

    陆乙看后,心都要跳出来了。

    剑如大梦载浮生,白发挂印气自华。

    记得初到蜀山学府,曾见到过这人的雕像,也曾听人提起过此人,华山掌峰白眠,连大长老无夜见到他都要矮三分。

    他负手冷眼看着界门,不发一语,一股无形压力,压得他二人喘不过气。

    王浩宇心里素质则没那么好,正慌张的低着头,不敢与其对视。

    “你既是我华山弟子,我问你,可有见到你秦折师兄”。

    三人之中,一人看陆乙穿着是华山的服饰,主动质问道。

    定了定神,陆乙主动拱手半鞠躬道:“大长老座下弟子陆折,拜见掌峰,拜见各位师兄,启禀师兄,在下入门太晚,这秦折师兄只听闻过,弟子却没有福分见上一面呢”。

    看陆乙扯谎脸不红心不跳,王浩宇也站出来拱手道:“泰山弟子,见过掌峰,早听过剑如大梦载浮生,白发挂印气自华这句诗,说的是白眠掌峰,想不到今日得见,果真和传说中一样,帅出了天际,小的”。

    “好了,好了,你这胖子马屁拍得挺溜,既然不认识,你俩赶紧走,别耽误我们办正事”。

    一名华山弟子听不惯王浩宇的马屁,直接开口将其轰走。

    陆乙佩服的扫了眼胖子,两人对视一眼,彼此赶紧拱手告退,或许是看两人境界不高,没有被过多盘问。

    两人一前一后,越走越快。

    白眠则自始至终没看二人一眼。

    “我说胖子,怎么华山这么快就知道秦折出事了,不是只有真传弟子才会有命牌吗”。

    陆乙想不通,秦折虽然生死碑有名,但并不是白眠的真传弟子,真传弟子早就脱离了学府,回华山上任职了,不可能在生死碑还留下名字。

    “听说这秦折是白眠夫人的侄儿,在逆境不告诉你,是怕你慌”。

    王浩宇一脸后怕,心里觉得对不住陆乙,因为救他,捅了马蜂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