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长安七日 > 第伍日 章 回(十二)
    李天然心里一紧,心中默念道:“一定是幻术!一定是幻术!”可此念头才刚刚进行到一半,只见那条黑龙缓缓抬起了利爪,紧接着电光火石间竟朝李天然袭了过来,李天然猝不及防,被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胸口上,李天然顿时口吐鲜血,被打得一个后滚,浑身筋骨如同散裂了一般。

    黑龙竟是活物!!李天然被这一击,更是吓得有些不知所措!若只是幻术,又怎么可能对他攻击,刚才那一击可是真实存在的!李天然还没回过神来,又被黑龙一爪袭来,又是沉重一击!李天然顿时感到身心俱裂!想不到这世间真有此物。。。

    李天然正捂着胸口,低头喘着粗气,耳边突然响起了小落的声音:“颇黎。。。颇黎!!”李天然闻声连忙抬起了头,只见小落正站在不远处焦急地望着他,而小落的身后正是那条巨大的黑龙。。。

    李天然见状连忙焦急地大声喊道:“小落,小心身后。。。”话音未落,只听见小落一声惨叫,那黑龙竟然用爪子从小落的后背刺了进去,龙爪刺穿了小落的身体,龙爪上的指甲在小落的身前一滴一滴的落着鲜血,而此时的小落早已是奄奄一息,身体微微抽搐,没有太多动静!

    “小落!!”密室里爆发出了李天然歇斯底里的嚎叫声,此时的他早已顾不上自己刚才身上的伤,双手一撑地,瞬间爬了起来,他的眼睛里迸发出了仇恨的怒火,心中早已没有了对黑龙的恐惧,他发疯似地朝黑龙冲了过去,他虽不会武功,但此刻的他哪还顾得上这些,几步之内已是冲到了黑龙跟前!

    那黑龙正打量着自己爪子上小落冷冰冰的尸体,没顾得上李天然,李天然当即朝黑龙的眼睛打出一拳,黑龙受了攻击,当即发出了巨大的龙吟,将爪子上的小落一甩,往后退了两步!李天然一个健步又冲了过去,准备再次与黑龙搏命。。。

    李泌府,密室。密室内坐了三人,居中的正是太子李享,分坐于两侧的则是李泌和杜甫。

    李泌神色焦急的率先开口道:“禀太子殿下,硝石之事圣人已暂时搁置,兴许是无忧了。狼卫一事也已悉数上报,但圣人未作处置。”

    太子缓缓点了点头,开口道:“那汝是何事?急于把本宫叫至此处?难道东宫之内不便明言吗?”

    李泌起身朝杜甫一抬手,引见道:“回禀太子殿下,此位正是杜甫先生,有一事恐他知道内情,只是此时他不便离开此处,故而斗胆请太子殿屈尊前来此处?”

    太子转头望向了杜甫,他的名号太子自是早有耳闻,今日终于得见,太子也是恭敬的应道:“久违杜先生高名,今日得见,本宫荣幸!”

    杜甫闻声当即站了以来,躬身道:“太子殿下谬赞了,老夫之名,不足挂齿。”

    太子轻轻点头,示意杜甫入座,于是继续向李泌开口问道:“今日有何事,但说无妨!”

    李泌继续道:“回禀太子殿下,今日臣入宫觐见圣人之时,恰好碰到。。。李天然兄弟二人被高力士所擒。”说话时李泌不自觉地瞥了一眼杜甫,杜甫闻言自是大惊,只是碍于太子殿下在此,才不便发作。李泌继续说道:“跟他兄弟二人的还有一人,只是不知是何人。臣已派人查探,听闻是二人夜探皇宫,惊了圣驾被擒。”

    太子闻言顿时脸色铁青,不发一言,李泌见状,于是继续说道:“臣本相进一步打听详细情况,可是。。。”

    “可是本宫安插在宫中的眼线已全部被高力士杀害!”太子李享冷声说道。

    李泌没想到太子已知道了此事,但细细一想,这也正常,毕竟宫内一大早就杀了这许多人,而且皆跟太子有关联,太子也不可能不知悉此事。李泌一怔,继续说道:“杜先生与他二位相识,故而臣特地请太子殿下到此,向杜先生打听一下情况,他几人入宫到底是何目的,吾等也好有个应对之策!”

    太子仍未发一言,二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杜甫,杜甫沉思了片刻,终于缓缓开口道:“回禀太子殿下、李大人,以老夫之见,他等入宫应是为了调查高力士!”

    “调查高力士?”李泌显得有些震惊。

    杜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自从李白被擒、大理寺天牢被劫,李天然便对高力士起了疑心,故而深入宫内,暗自调查。。。”杜甫事物巨细,把李天然对高力士的怀疑皆告知了二人。

    临了,始终一言不发的太子终于开了口,冷冷说道:“这简直是胡闹!”

    李泌眉头紧锁,接话道:“这二人实在冒失!高力士何等人也,他若是有意加害李白,又岂会选在这个时候?况且。。。他等这样冒然入宫,又能查获什么?高力士行事老辣、心细细密,即便真是他所为,又岂会轻易露出破绽?如此一来,反而让太子殿下。。。折损了不少人。”

    话到此处,杜甫也是一脸懊丧,喃喃道:“只怪老夫未能及时相劝,居然让他二人行了如此错事。。。哎。。。还望太子殿下和李大人设法搭救。”

    太子仍是一脸铁青,沉默不语,李泌倒是先开了口道:“搭救?恐怕已几无可能了!此时若是太子殿下出手相救,岂不是承认他等所行之事是太子授意为之?别说他们。。。就连今早因他们在宫中枉死的那些恐怕也只能任命了。”

    听到此处,杜甫也是一脸懊丧,听李泌如此说,他心中也自是明白,那太子殿下又岂会为了他二人的性命而让自己陷入险境,一时间杜甫也不知该如何答话。

    太子突然起了身,轻叹了一声,开口道:“还请杜先生在此好生安歇,本宫还是事务,就先行一步了。”

    李泌、杜甫二人急忙起身恭送,太子没再回头,直接出了李泌府,返回了东宫。

    李天然被黑龙打得早已是奄奄一息,只见黑龙慢慢走到了李天然身前,李天然知道自己再也无法逃脱,于是干脆缓缓闭起了眼睛。。。可等了半天也不见黑龙有何下一步举动,李天然再次张开了眼睛,可令他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黑龙突然无力地轰然倒地,重重地摔倒在了他的身前,他正诧异间。。。只见黑龙的身躯开始慢慢缩小,最后居然只变成了一个人形大小,居然是。。。李伯禽!

    李天然大惊,连忙铆足了最后一丝气力爬了过去,只见李伯禽面部有伤,整个人已是不省人事!李天然心中一紧,难道。。。此时不知从何处发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声道:“与黑龙搏斗感觉如何?哈哈哈。。。兄弟相残的滋味又如何?汝等黄口小儿,居然也敢妄议幻术,简直是咎由自取!哈哈哈。。。”声音又渐渐飘远!

    声音正是国师,只是根本无法判断他是从何处发出!李天然望着眼前的李伯禽,心中顿时明白,难怪黑龙会攻击自己,原来那条幻化的黑龙正是。。。李伯禽!此等幻术真是骇人听闻!

    李天然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虽然微弱,但也算并不大碍,应是身心劳累、体力不支暂时昏厥了过去。李天然突然想起了刚才被黑龙杀死倒地的小落!究竟他是真人还是幻像?想到此处,他连忙挣扎着爬了起来,准备四周搜寻小落,可刚一抬手,他便连忙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刚才致幻定是被墙上的那些诡异的符号所为,此刻万不可再被入魔障。

    李天然大声喊着小落,开始四下查找,喊了好一半天,仍不见有任何动静,可与此同时李天然的手竟触到了墙壁,李天然连忙顺着墙壁摸索。。。片刻过后,他这才发现,这里远没有想象中的大,整个密室恐怕长宽不过两丈的距离!李天然的额头不禁渗出了一声冷汗,心中暗自叹道:“这么小的地方竟然也能施展如此厉害的幻术,国师真的是深不可测;但。。。就这么小的地方,小落究竟又去了哪里?”

    他试着往密室中间搜去,由于不敢睁眼,他只敢俯身用手去摸,没走一步,便摸到了地上的一人,可此人是刚才晕倒的李伯禽,李天然又再继续搜索,可来回反复找了几次,仍不见小落的踪迹,李天然开始慌了,于是大声嚷道:“国师,汝把小落抓到何处去了?快放了她,要杀人抵罪,杀吾一人便好。。。”可无论他如何叫唤,也始终无人回应,到了最后,李天然也只能一脸垂头丧气地跌回了原地。。。

    “颇。。。颇黎。。。有黑龙。。。黑龙。。。”地上的李伯禽终于醒了,李天然闻声连忙凑了过去,焦急道:“阿兄勿慌!黑龙是幻术。。。切莫再睁眼!”

    “幻术?那为何。。。”李伯禽有气无力道。

    “是。。。是吾兄弟二人相残!阿弟无能,竟无意伤了阿兄。。。”李天然自责道。

    李伯禽想了会儿,应是也明白了其中的情况,于是低声叹道:“这妖道。。。果然厉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