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途遗祸 > 1632 将计就计
    水馨沉默了下。

    哪怕她并不很聪明,也能听出景萝话中潜藏的意思来,这是说,她背后的势力,生恐计划出岔子,因而定下了连环计,还有诸多备用计划之类的。

    不用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直接拿备用计划顶上就行。

    然而,她太配合了,第一桩计划就圆满成功。

    水馨有些黑线。

    心中却也明白,这可能和姚清源有关。

    姚清源不知道怎么藏得那么好,之前又放纵了人将君妙容两个掳走。自然就不会叫人横生枝节拦她不让她找人。水馨路上属于剑心的那一部分感知是察觉到了的,有本来会撞上她的人,莫名其妙的又远离了。

    想来就是姚清源出手。

    但那些人也本来就并不坚决,并不真正知道要做什么。所以说是“意外的顺利”,也很说得过去。

    这不只是为了钓出组织的人手来,也是为了那两个被掳走的姑娘。说起来,她们毕竟也是遭了池鱼之殃。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水馨叹了口气。她沉吟片刻就道,“若我此刻掉头就走会如何?”

    毕竟还没有入阵。

    笼罩着身后小楼的禁法,和眼前看不出深浅的阵法完全不能相比,所以水馨才能那么说。

    “那君姑娘和宁姑娘可就要糟糕了。”景萝笑眯眯的,很有种运筹帷幄之感。完全不像之前那样“泯然众人”了。

    水馨能怎么说呢?

    她又不是影后,“林冬连”的人设和她的本性还是很像的。虽然不能“一言不合就开干”,说到底也是侠义类型的。能放着受自己牵连的姑娘不管么?

    “要怎样才能放过她们?”水馨冷笑道,“若是让我自杀,我可不肯。”

    “当然不会如此决绝。”景萝依然笑眯眯的,“不是很明显吗?只要林姑娘你走入此阵,找到那两位姑娘……至少,那两位姑娘就能安全。只不过,时间可是不会太多。毕竟,必然有人能看到你们进来不是?”

    说着,景萝的手一挥。

    比起晶幕来说,要显得模糊虚幻的画面,就出现在了抄手游廊的前方。

    那是两个倚靠在某个空旷的房间内,昏迷不醒的少女。从外表上看来,倒不像是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衣裳还算整齐,手脚被某种法器类的绳索捆绑起来。

    但是,在她们的头顶,分别悬挂着一个笼子。

    笼子里面,两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啮齿类的,眼睛通红的,兔子大小的动物,正焦虑的转来转去。盯着下面,口水不断的滴落。而巨大的爪子,则在笼子上不停的抓挠。

    笼子的锁构造得十分精巧,看起来受到一个类似于沙漏的装置的东西的控制。随着沙漏中的沙砾不断的漏下,笼子上的锁正在一点点打开。

    按照这样的画面,不只是景萝身后的组织时间不多,能给予水馨思考的时间不多,那两个倒霉姑娘的时间肯定也是不多的。

    “只能我一个人进去?”水馨问。

    “不。”景萝带着笑意的眼睛,扫了下另外几个人,“林姑娘你的灵宠最好收进灵兽袋里,只要将它放出来,那两位姑娘就要倒霉——当然,找到了那两位姑娘之后就随意。此外,不管是叶姑娘,还是这位剑修,都是可以跟着进去帮忙的。”

    一直跃跃欲试想要说点儿什么,却总是被水馨截口的叶崇瑛愣了一下。

    这一路上的时间,足够叶崇瑛想清楚了。

    如果是冲着“林冬连”来的,能是为了什么?

    她可不希望,“林冬连”成为华明两国反目的导火索。

    之前就很想说让她代替水馨进阵。

    她自忖自己还是带了些好东西的。

    但现在,景萝直接说她也可以跟着进去,就再次将叶崇瑛想要说的话给堵住了。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阻止林冬连进阵吗?好像也不大好。

    就在叶崇瑛有些迷茫的时候,谷雨却淡然道,“我就不进去了。”

    这话……别说叶崇瑛了,就连水馨都一脸震惊啊!

    水馨从来都不觉得谷雨是个会退缩的人啊!

    应该也真的不是。

    因为就在谷雨开口说不去的时候,一个略微急促的传音,传入了水馨的耳中。

    ‘林姑娘,你若信我,找到那两人之后,不要反抗。他们会对你使用一种法术,我能解开。’

    比她开口的那句话要多出许多的字。

    一股脑儿的在一瞬间塞进了水馨的脑袋里。水馨的震惊当真是货真价实的。

    她能相信谷雨吗?

    也许“林冬连”可以有疑虑,“林水馨”的本心却是信她的。而且,谷雨这么一开口,就引起了水馨的回忆。

    她想起她还很弱小,也很懵懂的时候,遭遇过组织的一次截杀——不对,好像是她自己热血沸腾的截了组织——但不管事实到底是哪样,她见到了自己的几个“同类”。

    组织培养、控制的剑修。

    他们的本命灵剑,被封印在了锻剑台上。

    还有被组织杀死的剑修。好像也是先被那么封印掉以后杀死的。

    他们留下的本命灵剑,成为了她的扬眉最初的成长材料。也确认了扬眉的“混沌灵木成长路线”。

    ……所以,这个势力是组织么?

    想要挑动华明两国之间的矛盾?

    水馨震惊的看着谷雨,谷雨面上却很冷淡,“明知道陷阱还要踏入,是一种愚蠢的行为。林姑娘,我劝你也不要进去。”

    明明已经那样传音了……

    水馨在心中感慨了一下谷雨的演技。

    “……所以,”水馨故作沉吟,“你的意思是,这里是你原本的势力控制的?”

    谷雨垂眉敛目。

    “那倒是让我松了口气。”水馨道,一边却已经跳下了小白,“既然如此,叶姑娘,我希望你也暂时不用进去了。他们要是想杀了我,就不是这种阵仗。你还是留在外面接应的好,若是有意外,希望你帮谷雨证明,这依然是南方的复仇。”

    叶崇瑛这会儿虽然有些看不起谷雨,心中其实也是松了口气的。

    南方的“复仇”,总比使节团在到达明都的第二天就出幺蛾子的情况要好很多。

    “但是……”

    “你们没有默契。”谷雨接口,“若是陷入幻阵,无法保证不会误伤对方。”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水馨叹口气,抬脚往景萝的方向,或者说往那个显露在外的抄手游廊走去,“都证明和我有关了,总不能袖手旁观。”

    景萝见她这样干脆,脸上的笑意却是淡了一些。

    ——好像,太干脆太顺利了?

    可水馨确实是已经走到了回廊上。

    景萝能清楚的感应道,这少女已在阵中。

    但也就是她这么一略有分心……

    胸口就是一阵剧痛,冰凉!一柄雪白的长剑,透胸而过。她身上的防御灵器,居然毫无反应!景萝瞪大了眼,尚未完全消失的笑意僵硬在嘴角。

    将一页文章化作了一柄飞剑,同样打算偷袭的叶崇瑛也傻了眼。

    “是什么给了你在一个剑心面前分心的勇气?”谷雨嗤笑一声,将本命灵剑拔出,反手就将之前还言笑宴宴的大好头颅给斩了下来。

    身形一飘,就再次距离游廊的出口有了一段距离。

    叶崇瑛之前并没有和谷雨合作过。

    而谷雨在之前千变的事情上,至少也不是战斗主力。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她看看自己刚刚显化出来的飞剑,怀疑人生。

    “我原本的道境,是剑心后期。”谷雨这会儿倒是全然没有避讳,“原本的斗境,距离剑意重生只有一步之遥。你的反应比我慢,才是正常。”

    叶崇瑛的下巴几乎落地。

    剑心后期对她这种身份来说不算少见。但女性的剑心后期……

    谷雨冲着游廊的位置冷笑,语气挑衅,“怎么样?要来吗?现在连‘漏网之鱼’都不敢出手抓捕了吗?”

    但她们眼前显现的,却依然是树冠掩映,幽深安宁。

    叶崇瑛咽了口口水,“既然阁下曾经有那样的修为,那为何……”

    谷雨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另一边,走进了抄手游廊的水馨,眼前却已经是改换了天地。就如同她之前通过混沌灵木幼苗投影和万年合欢花感应到的,这里并不存在任何真实的植物,所有的植物,都只是幻影罢了,非常逼真的幻影。

    而且很有可能,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

    ——之前他们在到处找“没有植物的地方”的时候,倒是忽略了这种可能。用逼真的幻影来取代植物,让人不知道已经隔绝了植物的地方!

    但这里隔绝植物的原因,多半和之前的千变,不是一个原因。

    水馨刚刚踏入抄手游廊没走两步,身上的那块玉佩,就已经主动从她的怀中飘了出来,被她握在了手上!

    饶是如此,这玉佩的空间,也自动自发的展现了出来,和真实的空间重叠了。

    而除了水馨已经相当熟悉的玉佩空间之外,她能看到的,是几处光秃秃的亭台楼阁。能感受到的,是玉佩空间里,汹涌澎湃的生机!

    大量沉寂的生机不知道从何处而来,钻进了水馨的玉佩空间之中。

    根本就无需水馨来做引导,所有玉佩空间里的植物,甚至包括中间那株灵茶树,都极为欢快的成长起来。

    本来就已经出现了些莹润光泽的玉佩,更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又多了几分水润清透的感觉!

    水馨知道,为什么景萝不禁止叶崇瑛和谷雨跟着进来了。

    因为就目前来说,完全没有任何需要应对的危险可言!

    除了玉佩和玉佩空间里的植物在大量贿赂的诱惑之下,根本就不肯听话的小麻烦之外。但哪怕是水馨动用了所有的感知,甚至是不惜撤销了自身的保护,都依然无法感觉到,这个阵法里面冒出来的生机等物,对玉佩,对植物,对自身,有什么坏处!

    好像真的只是大补之物?

    水馨满心迷茫。

    现在……虽然她无法收回玉佩空间,但哪怕是以“林冬连”的身份来战斗,也比之前容易了很多啊!

    不过,水馨迷惑归迷惑,可没有忘记自己是为什么来的。

    不用战斗也是恰好。

    免得还不小心暴露身份。

    她立刻就冲着空地上的建筑之中,唯一一个有声响的地方去了。

    当真是非常简陋,非常干脆。水馨不过是推开了门,就看到了景萝之前展现给她的画面。空荡荡的房间,两个靠着墙昏迷的姑娘,还有两个笼子以及笼子里面的异兽。

    水馨并不认得这两只异兽的种类。

    却能从它们焦虑的低鸣声,和看向她的目光中确认,它们对血肉的渴望。而且,看到了真正的动物,水馨就从这两只异兽身上,感应到了一些不协调的地方。尤其是前肢的那对巨大的爪子,感觉不像是原本就有的。

    水馨心中微动。

    没有叫出小白,而是看向了玉佩空间。献祭而来的灵植种子已经经过了好几代的优化改良,也自然的出现了几株攻击性的植物。本来水馨也没想着将它们立刻催熟。现在它们却是不受控制的疯涨。

    水馨试着沟通了一下,却是如臂使指到异常。

    她沟通的那株攻击性植物,两道根系破土而出,迅速生长,化作了两柄长枪,径自刺入了躲无可躲的两只异兽体内!

    鲜血滴落,焦躁的低鸣声,瞬间变作了死亡的哀嚎。

    水馨也不知道是否错觉,竟然从中听出了几分愤怒、绝望、不甘交织的复杂情绪。一般动物不会有的复杂情绪!

    水馨皱皱眉,也没管那么多。将玉佩本体牢牢的系在手腕上,走上前,一手一个,拉住了两个姑娘的后衣领,就将她们往门口拖。

    因她是倒退,几乎就是直接俯视两个姑娘的脸了。

    所以她恰好非常清楚的看见,宁妧和君妙容两人,突兀的在同时睁开眼的那一幕。

    也是在同时,这空旷的,看似没有异常的房间,有密密麻麻的复杂线条,在四面八方亮了起来。水馨之前就不认识的宁妧,一把抓住了水馨系着玉佩的手腕,将玉佩一把扯下,向水馨的脸扔了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