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ge.inf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美人 > 第二十一章 人生如梦3(七殿番外篇)
    爸妈给我摆了酒宴,街坊邻居全都来了,春妮也来了,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小孩,她说她很开心。

    她的笑容里,有对我的祝福,也夹着对自己的无奈。

    我相信,如果当初她家里有钱供她读书,春妮一定也可以上大学的。

    我们的生活轨迹,就是这样在悄然无声,渐渐地长大间各自都变得不同,我去了所谓的大城市,在繁华的都市的大学城里,开启了我的大学生涯。

    也认识了更多的人,虽然春妮和二狗,燕子,还有村里的奶奶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但我的生活似乎离她们变的更加疏远。

    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当初一起去小溪旁边捉螃蟹的小孩,也不会再有全身弄得灰头土脸整天嬉笑无忧的童年。

    更不可能有一起在山坡地躺在草坪说童话,背着小书包一起读书的场景了。

    我知道,我们终究还是长大了,也终究会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家。

    我读大学的的第一个学期初,燕子又突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她说她对不起铁柱哥,也好想再回到我们小的时候无忧无虑在一起的日子,可都已经晚了。

    说完她就再也不说话了,燕子是我最担心的,我打她手机,她不接听,给她发信息,她没回。

    直到一个星期后,我妈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学校习不习惯。

    钱够不够花,后来我妈在电话那头让我一定要踏踏实实的在学校好好的,一定不要出去鬼混。

    我当时听出我妈话里有异常,随后我问我妈怎么了,在我的追问下,我妈犹豫了很久才对我说,燕子死了。

    我当时手机没拿稳,直接就掉在了地上。

    其实很久后,我才彻底的弄清楚,燕子的一辈子毁的彻彻底底。

    燕子被拖下海后,就已经身不由己了,成了那些畜生糟蹋的玩偶,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那天燕子从酒吧出来,刚巧铁柱从那条街经过,看到了浑身淤青被折磨的燕子,铁柱就上去问她怎么了,怎么不回去。

    燕子已经没脸再见铁柱了,就低着头让她别管。

    后来被酒吧里的团伙看到,出来几个人把铁柱打了然后拖进了包厢,在包厢里铁柱看到了燕子的那个男朋友孙凯。

    还有一个脖子上挂金项链,胳膊上纹着青龙的男人,满脸的凶相。

    他们以为是燕子在给铁柱通风报信,所以就直接把铁柱打了,抓了进来。

    燕子当时就跪着求着放了铁柱,被狠狠的打了几个耳光,铁柱挣扎的想起来,别人用脚踩在他的脸上。把他按住在地板上。

    在包厢里,那些畜生当着铁柱的面把燕子的全身的衣服裤子都扒光了,在他面前羞辱。

    后来铁柱被打的浑身是血,把他扔在了酒吧门口。

    大概是铁柱真的太喜欢燕子了,一个憨厚老土在厂里拼命上班挣钱,还单纯想照顾燕子一辈子的傻子。

    或许是在看到燕子被那样羞辱玷污下,铁柱当天晚上拖着伤去黑市买了刀,用报纸包住混进了酒吧,在洗手间把孙凯当场就砍死了。

    后来进包厢,在里面捅死了五个,那个挂金项链正搂着包厢公主的男人,脖子都被捅穿了,跑了两个。

    燕子当时就吓傻了。

    铁柱扔下刀,当时从二楼包厢酒吧窗口跳下楼跑了,两天后,铁柱被警察找到,在居民区的老楼居所,不过警察只带走了铁柱的尸体。

    他跳楼了。

    在铁柱租的房间桌子上,还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给燕子的一段话,铁柱说他不后悔,唯一后悔的就是没能好好的照顾燕子,没能在燕子离开的那天去拉着她的手。

    也就是在铁柱死的那天晚上,燕子给我发了那条信息,她说她对不上铁柱哥,也好想再回到我们小时候。

    一个星期后,燕子死在了自己住的单身公寓洗手间,嘴里吐着白沫,眼睛睁的很大,是她自己服毒自杀的。

    临死前,她在哭,像是要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

    那一年,燕子刚满19岁。

    那一年也正是韩流来袭的风潮,我还记得那天在大学宿舍里,寝室宿友都围着电脑看着当红的韩剧,无数女生心中的全能型男神宋仲基主演的韩剧‘太阳的后裔’。

    我的脑海里想到的全都是小时候,燕子,春妮和我在一起的场景,那天,我抱着头整整的在宿舍里哭了一夜。

    那以后,我也经常会想。

    其实我们从出生开始,路可能就已经被注定好了,就像我所遇到的每个人,这大概就是孟爷爷当初说过的宿命。

    我的宿命,也或许是……每个人的宿命。

    燕子去世的一个月后,我当时在电脑上看到一条消息,全国执行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一次“扫黄打非。”

    我以为我接下来会平静,但没有想到在经历这些人事变迁后,我的人生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所有的光怪陆离都彻底的颠覆我的人生观。

    更让我意外的,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一直戴在脖子上奶奶留给我庇佑平安十几年古玉。

    都因宿友一次欺骗,让我无意间把血滴在了上面,从此我的身边就多了一个阴魂不散的‘人’。

    然后接踵而至的恐怖,彻底的把我拉进了一个越来越深的地狱……

    或许时间是抚平心痛的最好良药,因为燕子我沉寂在悲痛很长一段时间,才逐渐的让我缓缓地走出了阴影。

    这件事要从大学暑假前一个月说起,原本额头上长满了痘痘的宿友瑶瑶,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美人。

    在一个星期前她的脸还蜡黄蜡黄的毫无光泽可言,甚至因为皮肤暗黑而显得有些丑态。

    要说整容,她其实一直没多少钱,可要说傍上了学校那个公子哥,凭借她以前的长相,我觉得不太可能,但我也没问她原因。

    那晚,我做了一个难以启齿的梦,在梦里我听到了一个幽幽的声音。

    “鬼烛花灯金鳞绕,阴君惊梦三更寒。阳女谨侍帝王榻,白骨冥棺合枕眠……”

    睡梦中,我隐约听到了有个阴幽幽的声儿在念叨这句很奇怪的阴冷的古诗,随后听到房门发出一阵刺耳的吱呀声,缓缓打开。

    朦朦胧胧,我好似看到一个男人身影向我靠近,我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最新网址:www.biquge.inf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